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鄱湖文艺 >> 正文

传家训扬新风之203丨汪墩乡后垅村:刘肩三和他的红色家族(六)

 2021/3/31 9:08:58   浏览次数:

【家训家规】舍近谋远者劳而无功,舍远谋近者逸而有终。故曰:广文地者荒,务文德者强,有其有者安,贪人有者残。

刘肩三故居

革命烈士刘肩三是江西五四运动期间学生领袖之一;1926年4月都昌党组织五位创始人之一;曾先后任余干县委书记、都昌县委书记、都湖鄱彭四县总指挥、红十军第七旅政委兼政治部地方工作部部长。其事迹收入权威典籍《中共党史人物传》。刘肩三一门五英烈,其中三位担任过都昌县委书记,红色家风千秋传。本期刊发刘肩三壮烈牺牲经过和“后垅十烈士”英名长存。

(一)

刘肩三在38岁壮年为革命捐躯,魂系都湖鄱彭根据地。

在刘肩三血沃这片热土的半个月前,他领受了红十军军部交给的一项新任务——担任都湖鄱彭四县总指挥。当时的斗争形势是,1930年10月,红十军在“立三路线”所谓“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冒险主义口号下,再次经景德镇来到都湖鄱彭地区。11月,红十军在方志敏的坚决主张下,放弃强攻九江的冒险计划,撤回弋横老苏区。考虑到都湖鄱彭地区的群众基础较好,又有天然的武山山脉作地形上的倚借,党组织决定成立都湖鄱彭四县总指挥部,军地经验丰富的刘肩三任总指挥,并留下二三十个地方干部,配发枪支,带领赤卫队继续掀起这个地区的斗争热潮。

刘肩三故居 1930年被烧焦的门梁

驻江西的国民党军第5师见红十军撤离,便纠集地方武装,开到鄱阳,对都湖鄱彭根据地进行疯狂的反扑。面对敌众我寡的严峻斗争形势,刘肩三决定总指挥部暂时撤退,作上山打游击战的准备。且来回溯刘肩三就义前最后五天的生命轨迹:

后垅烈士纪念碑

1930年11月13日,刘肩三到都昌张家岭洞门口都昌苏维埃县政府所在地,布置上山事宜,并派人通知湖口县委、县苏维埃干部和赤卫队迅速向他靠拢,经彭泽随总指挥部向鄱阳肖家岭方向撤退。

11月14日,湖口队伍接指令赶到彭泽黄板桥。与刘肩三会合时,被敌五师二十八团重重包围。刘肩三冲锋在前,与数十倍于己的敌人激战约2小时,我方伤亡惨重。刘肩三置自己生死于度外,向自己的队伍下达的最后一个命令是:分散突围,上山重整!

刘贤扬烈士

11月15日,刘肩三身边带着作为警卫员的侄子刘述禹在黄板桥一带与敌周旋。

11月16日,弹绝的刘肩三叔侄俩人在彭泽黄板桥上垄水桶港垄头路上遭敌被捕。

11月17日,刘肩三、刘述禹高唱《国际歌》英勇赴死。     刘肩三被俘后受审和就义的场景,党史专家邵天助先生撰写的有关刘肩三传略有细节还原,兹录于下:

刘肩三不幸被俘后,押在彭泽县老屋湾陈村敌五师二十八团团部驻地屋后的马圈内。同时被俘的有我干部、赤卫队员50余人。彭泽县地下党员陈真,以伪区长身份保释了20余人。他正要设法营救刘肩三等人时,敌连长刘书炉到此察看我被俘人员时认出了刘肩三。

刘述舜烈士

刘书炉系国民党将领刘士毅堂弟、土豪刘书会亲弟,对刘肩三早怀有杀兄之仇烧屋之恨。刘书炉向团长姚纯指证刘肩三为红军旅政委,要求速杀刘肩三为其兄报仇。敌团长听说抓到了我红军旅政委,欣喜若狂,马上提审刘肩三。当姚来到刘肩三关押处问:“哪个是刘肩三?”刘肩三见自己已被敌人认出,毫无惧色,当即泰然回答:“是我!”敌人问其为什么要烧刘士毅的房屋。刘肩三义正词严地说:“他(刘士毅)在赣州杀害我多少同志,不是我要烧,是江西三千万人民要烧!”此时,刘书炉插嘴道:“你现在被我们抓到这里,总算是失败了吧?”刘肩三从容地回答:“从我个人来说,是暂时地失败了,但是我们的事业是永远不会失败的!”

刘述禹烈士

刘书炉见此,便假惺惺地用封建宗族情分劝降刘肩三,说:“肩三你带红军烧了刘士毅的屋,我们不怪你,而且蒙你故意留下修吾叔的屋没有烧,我们很感激你……我们毕竟是一家人,就不要执迷不悟吧!”刘肩三当即正色回驳说:“我们之间,根本就是敌对的,我要你感激什么!

今天我既被你捉到了,就只有杀的一条路,就像我捉到你对你一样!你杀了我不要紧,革命照样成功!”随即,将刘书炉大骂了一顿。刘书炉又恼又羞,悻悻地说:“该死的东西,马上要杀你的头,看你硬!”1930年11月17日,早饭后,在关押刘肩三的地方传来了痛骂国民党的声音。一会儿,刽子手将刘肩三、陈真等23人五花大绑押了出来,刘肩三神色泰然,一路上唱着国际歌走向刑场。

省革命烈士纪念堂刘肩三、刘述尧、刘述舜事迹展版

刑场就在离村不远的李家山口六升田里。刑前,敌人问刘肩三还有什么话说。刘肩三对在场的反动派和被胁迫来的群众慷慨陈词,他痛斥国民党反动派屠杀工农、摧残革命的罪行,号召人民群众不屈不挠地同敌人进行斗争。当时,有一位农民出身的同志喊了一声“冤枉”。刘肩三立即厉声说:“什么冤枉,为革命而死,死得无上光荣!敌人恼羞成怒,号叫着开枪。刘肩三用最大的力气,连呼“共产党万岁!”。

红十军历史宣传画

在刘肩三孙辈的讲述里,有不少在烈士正传中没有记载的关于刘肩三牺牲时感人的细节。刘肩三在组织都湖鄱彭四县指挥部撤往山上打游击,在彭泽黄板桥遭敌军重重包围后,他首先镇静地安排警卫排长刘贤信通知可以行动的几十位同志,宣布命令三人一组,分头突围。他和警卫员刘述禹骑一匹马,往敌人最密集的地方冲去,主动吸引敌人的火力,直到向敌人射出枪膛里最后一颗子弹。刘肩三身边的那匹战马,是从担任红十军团政委一直跟随他左右,这匹笃诚于主人的马,无论刘肩三怎样驱赶让它逃生,它始终伴着主人不离不弃。刘肩三被捕后,国民党士兵认为抓住了一个骑马的,肯定是个“大官”,身上会有钱有物,可当搜身时,仅从刘肩三身上搜出一块旧手表,一个系在腰带上的洋瓷碗。敌人在查认出刘肩三的身份审讯时,问他一个堂堂的旅政委系个破碗干什么?刘肩三轻蔑地回答:“我们红军和你们国民党不一样,我们是官兵一致,这碗是用来吃饭喝水的。”  刘肩三烈士的身上体现出的崇高精神,不只是有大义凛然,视死如归,还有可贵的清贫操守、洁廉风范。就在刘肩三就义的两个多月前,他率红十九团回故乡汪墩,烧了军阀刘士毅在排门刘村的房屋,处决了刘书会等反革命劣绅,筹集了大笔军款。他从后垅村过家门而不入,只是托老乡带了属于自己的一块银元给老母亲看病,随即追赶大部队投入战斗。

刘肩三当年在家乡办平民夜校的蒲溪小学原址地

刘肩三牺牲后,都湖鄱彭根据地也遭到敌人的疯狂围剿。在残酷的斗争中,刘肩三精神激励着后来人高擎革命旗帜,踏着烈士的鲜血奋勇前行。都湖鄱彭根据地的红军游击队,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了三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一直到武山雄鹰翱翔于英勇抗日的高空……

汪墩阳港小学又称肩三小学

(二)

刘肩三“一门五烈”,浩气千秋。刘肩三的二哥刘贤扬(1890—1937)幼时书性通达,早年教书,受刘肩三影响参加革命,曾在大港、蔡岭及湖口等地担任农会秘书,后被国民党当局被捕入狱,受尽折磨,坚贞不屈。狱中释放后,身体极为虚弱,在汪墩阳家港学堂教书维护生计,仍致力革命。1937年5月16日在家中死去,时年48岁。公开出版的党史书籍中,关于刘贤扬烈士牺牲于1930年是记载有误,经查阅宗谱和访谈烈士后代,准确年份是1937年。1930年4月22日,刘肩三的大侄子刘述尧在湖口壮烈牺牲(本系列“之八”已详述),时年28岁。1931年11月17日,刘肩三和他的17岁侄子刘述禹(又名西山)同一天牺牲于彭泽黄板桥。

后垅村《刘氏宗谱》关于刘肩三(贤招)的记载

这个红色家族“一门五烈”中的另一烈士便是刘述舜,同叔叔刘肩三、胞兄刘述尧一样,刘述舜也曾担任过中共都昌县委书记。1931年3月14日,刘述舜在都昌县城慷慨就义,时年亦为28岁。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