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鄱湖文艺 >> 正文

传家训扬新风之201/都昌镇望仙高村:烈士高致鹤和他的贤母 (上)

 2021/3/25 15:33:51   浏览次数:

【家训家规】遵圣训,洁身自律,日当三省,常思己过,莫论他人是非,切不得自甘自戕,辱没家族声望,保其永世清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乃人生要意。则家风正耶。享用斯人,永利后世。

高致鹤 画像

(一)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这是一代伟人毛泽东名词《渔家傲反第一次大“围剿”》的上半阙。“前头捉了张辉瓒”,张辉瓒何许人也?1930年张辉瓒任国民党陆军第18师中将师长,参加蒋介石发动的对中央苏区的第一次“大围剿”。12月27日在江西吉安龙冈被红军活捉,1931年1月28日,在东固万人公审大会上被愤怒的群众处决。张辉瓒1929年追随时任江西省政府主席的鲁涤平残酷“剿共”,在兼任南昌卫戍司令期间,杀人如麻,有“张屠夫”之称。1930年9月20日(农历七月二十八日),都昌县委委员高致鹤同他的战友邵同福等,就是在南昌被刽子手张辉瓒用电刑处死后扔入赣江,高致鹤就义时年仅22岁。

关于高致鹤烈士的生平,留下的资料并不多,我们来简单勾勒他22年的人生图表。

1908年出生于都昌县都昌镇望仙高村,又称下岸高村,现今属都昌镇中坝村委会所辖。父亲高圣简,是个地道的渔民;母亲高桃源,娘家为白洋垄邵村,极为贤慧,持家有方,厚德传世。高致鹤年幼时便随母亲落户于都昌县城邵家街生活。

1913年,5岁时入私塾,学习8年,自小聪慧善感的高致鹤接受了较好的启蒙教育。

1921年,入都昌县邵氏私立弘毅小学学习,先是在初小部中级班学习两年,后升入高小部学习两年。其时校长是都昌阳储人邵伯棠,处事开明,颇有声望。

1925年,以优异成绩作为弘毅小学首届毕业生毕业,被留校担任教员,时年17岁。

1926年春,大革命运动在都昌兴起,多贫困子弟受助入学的弘毅小学,师生追求进步,革命火种悄然在校园点燃。高致鹤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5月,共青团都昌特支在汪家墩浦塘庙蒲溪小学建立,隶属团南昌地委,团都昌特支书记由共产党员余激担任,后由向先鹏负责,高致鹤为委员。

高致鹤烈士生前读过的书收藏证

1927年春,高致鹤由青年团转入中国共产党。受党组织委派,一度去徐埠地区协助向葵领导当地的农民运动。大革命失败后,大批共产党人遭到通缉,根据中共都昌县委在汪墩老屋村(时任县委书记刘越家乡)召开的紧急会议的决定,高致鹤被留在县内继续坚持斗争,保存革命力量。刘越、向法宜、刘肩三、黄徽基、向先鹏等先后去上海寻找党的组织。

1928年9月,中共赣东北特委派潭和(都昌汪墩人,曾任湖口县委书记),回都昌整顿和恢复都昌的党团组织,重建了中共都昌临时区委,隶属东北特委,区委书记刘梦松,组织委员刘述尧,宣传委员刘书钟,高致鹤同吴士衡、赵宗汴、何安甫4人为区委委员。同时重建了共产主义青年团都昌临时区委,书记吴士衡,刘述舜任组织委员,高致鹤任宣传委员。随即开始整顿组织和办理党团员登记工作,其时,全县党员有70余人,团员30余人。

池塘

1929年2月,都昌临时区委改为临时县委,县委书记刘梦松,高致鹤为县委委员。同期,共青团临时区委改为临时县委,隶属共青团东北特委,书记吴士衡,高致鹤任宣传部长,兼任直属支部书记,全县有党员80余人,团员50余人。其时,党、团临时县委的机关就设在高致鹤任教的弘毅小学。高致鹤协调参与了当年配合湖口方面夺取汪墩靖卫团枪支,创建赣东北第一游击大队、全县贴标语运动和惩处叛徒周梦昌等活动,高致鹤在党的实际工作中锤炼了意志,提升了才干。同年11月,由于省委前总交通李兴国被捕叛变,供出了都昌通讯处,而致中共都昌临时县委及共青团都昌临时县委机关遭到破坏,自当年11月底至1930年1月初,包括高致鹤在内的一批共产党人相继被捕。

村牌

1930年1月3日,高致鹤入狱后,任职不到两个月的国民党都昌县政府县长石铭勋(湖南人)软硬兼施,又是劝降,又是刑讯,年轻的高致鹤守住大节,红心向党。同年3月7日,高致鹤、邵同福、赵宗汴、吴士衡四位县委委员及党员邵崇年等被上交到南昌卫戍司令部,关押在茅家桥监狱。9月20日(农历七月二十八日)反共急先锋张辉瓒实施“清监”大屠杀,高致鹤、邵同福等一大批共产党人被电刑处死,尸抛赣江。高致鹤英勇就义时年22岁。

(二)

1957年3月,江西省革命烈士纪念堂收集到高致鹤烈士生前读过的三册遗书:《神女》《渡河》《少年维特之烦恼》。《神女》与《渡河》何人何体裁作品待考,而《少年维特之烦恼》是德国作家歌德创作的一部中篇小说,1774年面世,郭沫若1922年翻译此书出版,在中国畅销。其主要内容是少年维特爱上了一个名叫绿蒂的姑娘,而姑娘已同别人订婚,爱情上的挫折使维特悲痛欲绝。之后维特又因同封建道德格格不入,感到前途无望而自杀。小说以反社会等级观为切入,张扬了个性解放。

见字如面,览书观人。从高致鹤读书的旨趣,我们似乎可触摸到作为那时代他作为文艺青年“多愁善感”人性的另一面。高致鹤留在人间有三首诗,不是那个年代读书人通常填吟的格律诗,而是不拘一格的自由诗。且先录《有感》二首:

在星子夜阑不寐,忽闻雁声两声有感。

一九二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夜写于流星旅馆

其一 

凄凉!/唧唧虫声,/断客肠。/心伤:/黑暗太猖狂,/漫漫长夜,/待旦无方,/三七年华虚度,/空自忙忙。/恨难量!/只剩得春泪两三行,/凄凉!/心伤!  其二正似那如痴如醉,/忽闻那寥天雁唳,/禁不住汪汪珠泪,/一会儿檐前滴滴,/我的灵台被它滴醉。/雨呀!/何抱着润物的心理,/可有何物把我的愁肠,/润!/慰!/细思天公无道理,/缘何万种凄凉,/只付个人知!

高致鹤诗《有感》二首

高致鹤1928年11月11日夜,写于星子县一个叫“流星”的旅馆的这两首诗,考究其写作背景是:是年底,“三七年华”(指虚岁21)的高致鹤在白色恐怖之时,奉命去隔鄱阳湖相望的星子县,向九江中心县委汇报工作和领取指示,当时都昌与赣东北特委交通不便,有时便就近与九江中心县委保持联系。品读这两首诗,有党史专家作此解读:“对照星子在九江中心县委领导下,正在轰轰烈烈地展开武装斗争,他深感都昌工作进展缓慢和自己对革命贡献太小”,而诅咒那“黑暗太猖狂”“漫漫长夜,待见无方”。读者再三品读这两首诗,同在诗中出现的“凄凉”与“春泣”“珠泪”词语,蕴构了诗作的感情基调。自然,这是对大革命失败后风雨如晦的革命形势的忧虑,其实,在“断肠客”“只付个人知”的哀婉中,还是能读出一个颇具文艺潜质、情感世界极为细腻之人的人生慨叹。慷慨激昂可以是革命者之飞扬风采,沉吟悲歌亦与革命者内心的风云际会并不相斥,高致鹤烈士就是一个情感世界很丰富的人。

高致鹤烈士亲属接受作者采访

高致鹤的另一道遗诗是《我爱校园里的花》,此诗兹录于下:

我爱我校园里的花哈哈哈,好花花,/我爱我校园里的花!色相不淫也不邪,/种种颜色映着太阳霞,/更显得艳色佳。/这真是广寒宫殿仙子之家,/我天天坐在花丛下,/弹着琵琶,/那个不当作霓裳衣曲耶?/这并不是我自夸。

呀,怕的是天公妒心大,/不容你这样高奢,/要使那雨师风伯把你摧残下。/不要怕,/我愿作护花使者,/夜夜受着雨露珠儿下,/永保着你这繁华。/我更愿变黄犬虫儿睡在你心底下,/鸟儿你因何叫喳喳?/恨我不如公冶长,/不知你说的什么话,/想么你也是爱花。

花,花,尔的色相本不差,/缘何生在墙脚下,/莫不是避世譁?/你的志气诚可嘉,/要使任何人见了都把头低下。/我真愿做个护花使者,/永远在仙子之家这首诗的情感色调上,要比《有感》二首明快,甚至呈现出几份俏皮的轻松,显然不是同一天的所作。这“花”, 是党的事业,年轻的共产党人高致鹤“愿作护花使者/夜夜受着雨露珠儿下/永保着你这繁华。”表达了一个革命者崇高的使命,坚定的信仰。文艺细胞丰富的高致鹤顺着涓涓情感之流如此欢唱:“我天天坐在花丛下/弹着琵琶/那个不当作霓裳衣曲耶?”“我更愿变黄犬虫儿睡在你的底下”。

高致鹤诗《我爱我校园里的花》

高致鹤的生命之花,谢于芳华初绽的22岁。“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烈士诗殇如是。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