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鄱湖文艺 >> 正文

女人节忆母亲

 2021/3/10 9:18:56   浏览次数:

文/熊荟蓉

芳菲三月,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女人节。今年的女人节,我倍加思念一个女人,一个从未享受过女人节尊荣和闲适的女人——我的母亲。

我是家里的长女,却没留下母亲年轻、漂亮的影像。

她总是油黑着脸,一头蓬松的短发,一身肥大的看不出颜色的衣服。不是满面尘灰,就是汗流浃背。家里有一个老人、三个孩子、一头牛、一只猪、一大群鸡、十多亩地。父亲有心脏病和高血压,粗活细活都得母亲操持。

母亲每天都是天不亮就起床,里里外外忙妥帖了,才叫父亲和我们起来吃饭。寒冬腊月也不闲着,外婆家和我们家十几口人的鞋子、靴子、鞋垫都是她亲手缝制。时常伴着如豆的灯火的,就是母亲飞针走线的身影。

母亲常说,起一个早床,抵半天日子;点半盏煤油灯,又抵半天日子。所以,别人每天是两个半天,我母亲每天是四个半天。

家里虽不宽裕,但逢年过节,母亲都能让我们穿上新衣新鞋。她自己平时都是粗布衣服,只在过年走亲戚时穿那件宝石蓝的华达呢外套。母亲常说,衣服穿在外面,是面子,要整洁光亮。饭菜装在肚子里,是里子,管饱就行。

腌洋姜和萝卜丁,是母亲的主要下饭菜。哪怕是除夕吃年夜饭,我们爱吃的菜,她也很少动筷。她总说自己吃不得油荤,但我多次看到她用残汤剩菜泡饭吃。

母亲种地是一把好手。我们家的小麦和棉花,收成总比别人家好。每家每户门口的菜地,也只有我们家品种最多,长势最好。

母亲侍弄菜园特别殷勤。播种、培土、整枝、搭架……一样都不马虎。禾场里的鸡屎,马路上的牛粪,只要她看到,必然会小心地拾掇,用来作为蔬菜的肥料。母亲常说:“一地在手,应有尽有。只有懒人,没有懒地。”

母亲五十岁那年的女人节,我送给她一对金耳环,祝她节日快乐!她说:“女人天生就是劳碌命,哪有什么节日!”话虽这么说,但她还是忍着疼痛,戴上了金耳环。一向寡言的母亲,从此也爱向人笑语:“这金耳环,是我女儿送的。”

这稀薄的笑容,在母亲去世多年后,依然在我的梦里闪现。我同时也深感愧疚,为自己没有在母亲有生之年,给她更多的体恤和安慰。

历经人世沧桑,我早就明白,每一个看似坚强的女人,其实都有一颗柔弱的心灵。每一个活得粗糙的女人,其实都有对美好生活的诉求。女人节,或者就是一种提醒。提醒做儿女的好好体谅一下自己的母亲,提醒做丈夫的好好呵护一下自己的妻子。

【作者简介】熊荟蓉:湖北省作协会员、天门市作协副主席。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闪小说专委会理事,湖北省闪小说工作委员会会长。《荆楚闪小说》主编。2017年中国闪小说十大新锐作家。获第十三届金江寓言文学奖。作品散见于《读者》《辽宁青年》《青年文摘》《小说选刊》《散文选刊》《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民间故事选刊》《芳草》《骏马》《海燕》《奔流》《散文诗》《绿风诗刊》《小说月刊》《小小说月刊》《微型小说月报》《天池小小说》《金山》《解放日报》《羊城晚报》《今晚报》《检察日报》《特别关注》《特别文摘》等一千多家报刊杂志和选本。

鄱湖都昌Logo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