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都昌人物 >> 正文

传家训扬新风之178| 芗溪乡彦湾余村:“雪景大王”余文襄的粉彩人生(下)

我要评论  2020/9/27 17:08:54   浏览次数:

【家训家规】吾族自祖宗以来,德积勤俭,才有今日,诚不可不知起家之艰,世守之重。人须专一业,业必求精,士则成名,农则余粟,工则致巧,商则盈资,此之谓各安生理也。 

雪映惠光:“余氏雪景”的第二代传人

“雪景大王”余文襄一手缔造的“余氏雪景”,成就了一个陶瓷世家的美誉。

余文襄在创作

余文襄的儿子余一清没有子承父业从事陶艺,而是先教过书,后在景德镇市黎明制药厂工作。2020年已是83岁高龄的余一清在景德镇安享晚年,其妻子原是建国瓷厂的一名普通职工。余文襄的粉彩雪景第二代传人是他的小女儿余惠光。

余惠光作品

余惠光(1945—1996),中国陶瓷美术大师。她以其“聪慧之光”,14岁考入景德镇陶瓷学院美术系,受到学院专业训练。1962年毕业后随父亲专攻陶瓷雪景山水,作品销往世界各地。1960年代初余文襄尽管已名闻瓷都,但生活上仍是凭依着微薄工资养家,所以女儿在陶院求学,靠学校的补助缓解家庭重负。余惠光毕业后分配到景德镇艺术瓷厂山水组工作,其早期粉彩雪景作品临摹古代经典作品,画面带有传统的审美趣味,清新脱俗,富有表现力。余惠光后来调到景德镇艺术瓷厂美研所,从事美术设计工作,得父直教,将余氏雪景弘扬和发展开来。

彦湾村中秋枣

余惠光从小得父亲艺术的熏陶,1964年她芳龄16岁,那年冬天,大雪弥漫,父亲带着她踏着深雪,越过中渡浮桥,前往公园赏雪。父亲对大雪覆盖的远山、积雪压弯的近树以及银装素裹的楼台亭榭都悠然神往,观察入微,每有所悟,便向女儿指点道来。余惠光1986年应邀赴日本东京举办的“大中国展”作现场绘画表演,广获赞誉。其作品“长胫瓶”作为国家礼品送美国白宫收藏。相对于父亲雪景用笔的雄浑、豪放,余惠光作品则有女性的细腻、缜密,线色简洁,色彩淡雅,笔下雪景预示着春天,昭示着希望。令人遗憾的是,余惠光雪景粉彩渐入佳境时,1996年正值壮年时病逝。她的女儿王琦传承其高超技艺,粉彩雪景艺术日益精进。

沈盛生作品

余文襄亲授的学生沈盛生1941年出生于都昌,是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沈盛生早年师从余文襄先生,从事粉彩雪景及山水创作。他中年推陈出新,与时俱进,研制出彩色雪景,使黑白的冰雪世界有了丰富的色彩,堪为粉彩雪景艺术的一个里程碑。

含霜履雪:爷孙情深

1972年出生的余刚,又名余小襄,是余文襄粉彩雪景的第三代传人,已跻身江西省高级工艺美术师、江西省陶瓷艺术大师之列。作为余文襄的嫡长孙,步入雪景艺术的雅洁殿堂,是爷爷牵着他蹒跚步入,而行稳致远的。已入中年的余刚从来不是追星族,但他的心中,爷爷成为他最敬仰的人,不只是作为“雪景大王”的卓越艺术,还有那雪操冰心的高洁品行。爷爷对余刚的哺育和教诲,让孙辈受益终生。余刚的别名“余小襄”,就是爷爷当年替他取的,寄托着一代“雪景大王”对艺术传承和弘扬的殷殷期盼。

村头新型砖厂

余文襄在晚年最疼爱的人,就是孙子余刚。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作为担任数届景德镇市政协委员的余文襄,分到了一个小户型的房间,老人便从家中的老宅搬迁至单位的分房生活。这间房子是狭窄的木楼梯房,需要一个人在身边照顾快八十岁的余文襄老人,其时,孙辈中余刚的姐姐作为女性不方便,弟弟又年幼,于是读中学的余刚便随爷爷住在一起。余文襄年轻时从过军,到老来身体一直硬朗,但随着耄耋将至,老人愈发意识到他的雪景瓷艺要在家族内传下去,甚或骨子里还有老艺人“传男”的执念,而长孙余刚是最佳人选。于是,他首先向所在的艺术瓷厂的领导,后来还找到当时的市委主要领导,申明艺术传承至后代的紧迫性,争取到了“带薪学徒”的指标。爷爷决意要将正在景德镇二中读高一的孙子余刚扯出校门进厂门,随他学艺。那时的国营艺术瓷厂是很红火的,能招工进厂学徒也是一种不错的安排,身边大人所劝导的是,余文襄老爷子脾气有点急躁,授徒特别的严厉,怕余刚会受不住苛教。余刚在爷爷的坚持下,办理了退学手续,17岁那年正式进了艺术瓷厂。作为一个独例,余刚没有随着同一批招工的人下车间,而是进了当时有名的艺术瓷厂的美研所,成为厂里安排的余文襄“一对一”的课徒。

余刚在创作

余刚的瓷艺启蒙第一步是照帖练书法,再后来在纸上临摹国画。先是“摹”,用透明的纸蒙在画谱上像描红一样摹,尔后脱稿对照着临画。到了一定阶段后,便在瓷胎上直接画。瓷胚上的“雪景山水”也是先分后总,先独体地练山呀、树呀、房呀、人呀,然后整体构思,形成有主旨的画面。余刚在美研所有自己单独一间学艺室,爷爷经常会手把手的来指导。面对自己的涂鸦,爷爷从来是说“好”“不错”,在指出需改进的地方时,总是满含包容,立足鼓励。有一次爷爷改画的场面,让余刚产生了震撼,其身教效果胜过千万次的锤击。那是进厂学艺一年多后的一天,余刚在一块瓷盘上完成了一幅雪景画,可以说这是余刚的“处女作”,爷爷看后,连声说“好”,余刚心里也有点得意。爷爷在端详了一番之后,将余刚的画笔握至自己手中,将孙子的画作涂抹修改起来,再让余刚看时,余刚顿有醍醐灌顶之感。如果说自己的画作只能得二十分、三十分,爷爷的修改稿便有七十分、八十分。当然,限于只在稚孙的原稿上修改,达不到爷爷亲绘的百分标准。任何理论在实践面前都是苍白的。爷爷的亲笔示范,胜过一沓的授课提纲,余刚对眼前慈祥的爷爷充满了敬佩。如今年近知天命的余刚,现在回味起爷爷一改平日的严厉,而对他年少时学艺满是宽容,以至有宠爱,爷爷的良苦用心在于让孙子在激励中充满自信地去学得真艺,其情动人。

余刚作品

余文襄对孙子余刚从艺不只是技艺上的悉心传授,更有人品上的潜移默化,立德树人。爷爷特别爱看书读报,到老来练书法 、吟诗词一直未辍。老人几乎以工资的一半用来买书订报,他订阅了《长寿》《参考消息》等报刊,有时也去书摊上掏旧书。上世纪九十年代金庸武打小说流行,爷爷喜欢看,余刚也入迷地看完了金庸发表的所有的武侠小说。雪落无声,静穆有致,金庸小说中的传统文化因素,一定在“雪景大王”的笔下氤氲,更有那武林中的侠气豪肠,让余文襄的雪景作品飘逸着灵气。这一切,自然亦影响着余刚后来画风的形成。那时的艺术瓷厂美研所大师云集,众星闪烁,可以说是景德镇陶瓷艺术皇冠上的明珠。余文襄晚年患有白内障,还摔过一跤,八十岁以后基本不再创作了,他将主要精力用于辅育孙子在艺苑茁壮成长。他还导引着余刚不时去观摩和拜会工作室同列一处的其它名家,诸如毕渊明、陈先水、汪昆荣、邹甫仁、王隆夫等大师,以博采众长,自成一体。至今活跃在瓷都艺坛的中老年名家,不少人就出自当年的艺术瓷厂美研所,1970年代出生的余刚曾在这座艺术的熔炉里淬火,百炼成钢。

余文襄作品

素心若雪:“余氏雪景”代有传人

余刚1987年15岁时,爷爷余文襄手把手地亲授其艺,1993年爷爷以83岁高龄辞世,余刚从祖父学艺已历整整六年,其“余氏雪景”传人身份,不只是血缘上的嫡传,更是崇艺上的关门亲传。余刚2019年5月19日在河北石家庄市中瓷艺术馆举行的“余氏雪景”学术交流会上,对爷爷余文襄的创作脉络分四个阶段作了疏理。第一阶段是上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中期,作品以学习摹仿珠山八友之一的何许人先生的风格为主。第二阶段40年代末至50年代中期,逐渐有自己的艺术特色,但工艺性痕迹未脱。第三阶段50年代中期至60年代早期,个性风格鲜明,笔触细腻,构图严谨,作品精致,色泽秀雅,受到藏家热捧。第四阶段60年代至80年代,作品雄浑大气,意境深远,笔入筋骨,意出瓷外,创作出不少脍炙人口的精品佳作,观者爱不释手,藏者视若珍宝,是其艺术生涯高峰期。

余刚作品

余刚作品

余文襄笔下的雪景在岁寒萧索、冰天雪地里,露出春的生机。人品如艺品,余文襄的操守一如冰清玉洁的雪,银装素裹里是真善美的质地。余文襄是一个十分懂得感恩的人,由旧社会一名挣扎在饥寒线上的“手艺人”,到新社会受人尊敬的“陶瓷美术大师”,他心底里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余文襄对生活很知足,厂里给他配齐绘画设备,有一间几净窗明的画室,置身其中,他想起的是过去帮私人老板打长工时,那破旧的画桌、那昏暗的灯光,十余人挤在一室的情景,倍感当下的满足。市里分给老艺术家住房,他主动要求得个小户型,不与他人争大户型的享受。同事劝他,小户型狭窄又阴暗,不便于作画,也有损健康,他心安理得地回应:“小户我不在乎。暗点也有好处,省得一些名利中的客人向我索画,个别人胡搅蛮缠,我可以以室暗为由,推卸得一干二净。”余文襄不但自己淡泊名利,而且严格要求子女不要图名逐利。女儿余惠光申报技术职称,有些资历和能力比不上女儿的,竟报陶瓷美术设计师,可余文襄让女儿报个设计员。夏忠勇先生回忆,有一次艺术瓷厂组织大家游园,本来中午应该聚餐,但是由于那时经费紧缺,就买了些糕点分发给大家,余文襄当时表示厂里能接大家游园已经很好了,完全不必花费买糕点的钱。余文襄晚年将“知足常乐”作为人生真谛。

余文襄作品

余文襄对待工作一丝不苟。他在艺术瓷厂兼管过一段时间厂里的报纸,从每月的1日至30日或31日的全套报纸,一张不落地收存。谁借了一张报纸去看,他让签上名,过时未还,便会追问:“你借过一张报纸,看完了吗?看完了请还给我。”余文襄退休后发挥余热被留用,本来晚上是不需要到厂里上班的,可他晚班照上不误,指导所带徒弟多学一点东西。

秦晓明邮票设计作品

1959年出生的秦晓明先生是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现任景德镇昌江区美术家协会主席。秦晓明出身陶瓷艺术世家,其父秦宪波曾任原艺术瓷厂书记、厂长。秦晓明1973年第一批作为“带薪学艺”的老艺人后代,进了当时赫赫有名的艺术瓷厂美研所学徒。在他的印象中,余文襄老师工作特别严谨,作品有意境,有灵气,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工匠之作,的确有大师风韵。余文襄对创作从不粗制滥造,就是一件小作品,也千磨万琢,从不懈怠。

2020年岁在庚子,是“雪景大王”余文襄诞辰110周年。一代陶瓷艺术大师辞世距今也已27年了,余刚对祖父的音容笑貌长怀于心,更将祖父似雪般高洁的品行践之于行。余刚1996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2013年跻身江西省陶瓷艺术大师之列。比他大两岁的姐姐余艳春毕业于景德镇职工大学美术系,是江西省工艺美术师。作为“余氏雪景”的第三代传人,姐弟俩创办了“文襄艺陶坊”,传承和弘扬爷爷余文襄的粉彩雪景艺术,并开拓创新形成各自的艺术风格。余刚的釉下青花雪景,将灵气灌注其间,让“瓷魂”得以升扬,在瓷坛崭露头角,独树一帜。余刚心怀一种责任,要让“余氏雪景”在第四代、第五代传承和弘扬下去,以至一代代薪火相传,日渐打造成一个流芳千古的优质陶艺品牌。

余刚至今还未踏上过都昌芗溪彦湾村这片故土,当某年冬日的某一天,他回到家乡,站在鄱阳湖畔,看远山近岱白雪皑皑,铁骨冰姿千堆掩映,满目都是“雪岸丛梅发,春泥百草生”的意境,该是何等廖廓的一幅雪景美图……

作者(右)在采访余刚

来源:文/图  汪国山  部分照片来自网络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