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鄱湖文艺 >> 正文

传家训扬新风之153 | 大港镇飘水岩村:石氏兄弟(下)

我要评论  2020/6/22 15:50:58   浏览次数:

石氏家训:祖先当敬,王法当从,五常当记,五戒当持,衣食当简,言行当慎,婚姻当厚,操守当洁,身心当修,争讼当止,利益当让,恩深当报,慈悲当行,德善当本,为人当正,阴功当积。


(一)


《都昌县志》和《石氏宗谱》对石廷瑜在时代大潮中的人生结局都缺乏叙述,且让我们从能查阅到的珍贵史料和后人的讲述中,来试图还原石廷瑜人生的春秋与冬夏。

作者(左一)在飘水岩采访村民石凡平(右一)等

石廷瑜1928年北京大学毕业后,回江西教书,他虽未参加中共党团组织,但是他的心是向着党的。抗日战争爆发后,新四军南昌驻赣办事处主任黄道是当年创办改造社的“八大家”之一,他关心石廷瑜的工作和生活,更了解昔日同学的才华与志趣。当时日寇正将进攻武汉,石廷瑜的家乡都昌快要成为沦陷区,石廷瑜来到南昌,黄道介绍他到游击区的赣东北一带教书。这样,石廷瑜便来到临川中学教书,解放前先后担任临川中学总务主任、教导主任。他晚年人生命运的多舛,就源于临川中学任教期间的这段经历。石廷瑜在国民党执政时期的临川中学任教,也是心仪革命的,他对自己的学生中的进步活动多加支持,不惧风险。有一件很能证明他心向中国共产党的事是,他唯一的儿子石溥,当时考取福建协和大学读书,积极参加地下党组织的革命运动,作为地主阶级家庭出身的父亲,热忱地表示支持,并鼓励儿子石溥去延安投身革命,后来因故未成行。他的侄子石洪1949年前夕在清华大学读书,是中共地下党员,石廷瑜作为叔父也是支持年轻人追求光明与进步的。在江西革命烈士纪念堂,展出着黄道烈士生前致友人的一封书信手迹,也让都昌飘水岩的石廷瑜在红色记忆里闪烁着人性之光。同为改造社“八大家”的黄道同石廷瑜的友谊一直非常深厚。1937年冬,国共第二次合作开始后,黄道从他的闽北游击根据地带领部队下山到赣东北铅山石塘以前,有一封信写给他的友人,信中说:“在璇、廷瑜、刘轶等老同学的消息你知道吗?请告我!虽然志各不同,但是这些老同学我是不能忘记的,特别是待友像慈母待爱子的石廷瑜,我更是不能忘记他。玉冰是我们同学中最出色的一个,他为自己的信仰而光荣的牺牲了,对于他,我是极佩服的。”1949年后,石廷瑜满腔热情地在新中国明媚的阳光下教书育人,从事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在临川这个有“才子之乡”之称的文脉昌盛之地,桃李满天下。他在临川中学得师生爱戴和组织信任,担任副校长,还被评为过教师模范,推荐担任临川县人民代表。1956年,经时任江西人民政府省长的邵式平介绍(邵式平也是当年石廷瑜参与创办的改造社成员),调江西师范学院历史系任教,后调南昌七中任教。1958年“审干”运动中,有人以石廷瑜解放前曾在江西省立临川中学担任过国民党区分部委员之罪名,被定为“反革命”,开除公职,送劳动教养。事实是,石廷瑜并未加入任何国民党的组织,由于他当时担任临川中学教导主任,又在师生中有威望,该校国民党区分部为了扩大影响,在石廷瑜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纳入该区分部的委员名单中,他自己并未以此身份参加过任何一次活动。石廷瑜在彭泽县芙蓉农场劳教期间,患血吸虫病 ,于1961年8月含冤去世。次年,飘水岩的族亲去芙蓉农场将石廷瑜的尸骨收殓,安葬于飘水岩桑梓地。

石廷瑜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落实党的政策,凝聚“四化”合力,许多的冤假案得以平反,石廷瑜的一些同学和学生为他的平反鼓与呼。革命老人向法宜(1902—1988)曾任早期中共景德镇市委书记,后在黄道的领导下,在都昌开展抗日救亡运动,一度任都昌县县长、私立任远中学校长、民盟江西省委副秘书长。1984年9月,向法宜以江西省政协委员、南昌市政协常委的身份,连同当年改造社“八大家”之一的徐光兆(时任江西师大教授)一起,向上级党组织和有关部门呈送要求为石廷瑜平反的报告。新华社资深记者李晓岗先生是石廷瑜的外孙,他曾任中共新华社机关委员会委员、参编部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荣获第三届新华社十佳编辑称号。退休多年的李晓岗忆起时年82岁高龄的向法宜拄着拐杖找到他,要求党组织要为石廷瑜平反时的情景,仍深怀对向老的敬仰。向老如此恳陈:“我们同石廷瑜青年时期就熟识,曾为革命战斗在一起,深知其为人及一生经历。故敢代为申请昭雪。他虽早已不在人世,但是他的爱人,他的儿女,他的许多亲友却还在为党为国努力学习和工作。拨亮一盏灯,照亮一大片。希望党的恩情泽及枯骨,把中国知识分子为四化努力的积极性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向法宜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所言健在的石廷瑜的“爱人”,指的是在石廷瑜人生后期与之相伴十余年的吴德华女士(都昌北山乡人)。

石廷瑜外孙李晓岗(中)在都昌文化学术研讨会上

李晓岗深情地忆及当年的情形:大概是1984年九、十月份,素未谋面的革命老人向法宜来到北京,拄着拐扙到新华社找到我,拿出报告对我说:"你外公不是反革命,而是老革命,应当平反昭雪!"我当时担任新华社总编室秘书,虽是外孙,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很遗憾,母亲从未给我讲过外公的事情。我也没有到过外婆家,也未见过外公、外婆,所以我对外公几乎是一无所知。我接到向老的报告后,经请示,通过机要上送胡耀邦同志办公室。正在大力推进平反冤假错案的胡总书记批示给中组部,中组部要求江西省委组织部认真落实胡总书记重要批示精神。之后,我外公终于平反了!此事已过去35年了,耀邦同志和向老等革命老同志也早已去世,但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永留心中!

村上民居砖墙

如果说石廷瑜一如他的名字显示的寓意,他是石岩深处的一块美玉,那么,时光终是还了他以高洁质地。

旗鼓石


(二)



石砥如之子石渠(前排右)、石涛(前排左)同家人摄于1958年

每个人都属于自己所生活的时代,石氏兄弟也如是。我们且从石氏兄弟的后人追忆中,来寻觅飘水岩这个大家族的繁衍与兴盛。

2019年作者(左一)采访石砥如小儿媳胡式珊(中)

石砥如生育四子两女,皆以三点水旁字体命单名,属石姓“植”字辈。大儿子石渠(1914—2001),派名植中,早年毕业于民国时期的国立中正医学院,在第四防疫医院任院长,新中国成立后在吉安从医。次子石渊,派名植华,生于1921年,享寿92岁,早年毕业于民国时期的中正大学,后在江西财经大学任教授。三子石洪(1929—2019),派名植民,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电机系,是比国务院原总理朱镕基早一届的同系同学,后在南京一雷达研究所工作。四子石涛,派名植群,生于1931年,早年毕业于中南大学,新中国成立后投身军营,在广州空军某部服役,1955年授尉官军衔,转业后在江西洪都大学、南昌五中、南昌十二中等学校任教,妻子胡式珊退休前是江西中医学院主任医师、教授。长女石淑,一生在崇仁县从教。次女石淳,生前系临川县教师。

石涛、胡式珊夫妇1970年全家福

石砥如的6位子女,至今健在的是小儿子石涛,出生于1931年的老人同爱妻胡式珊(都昌汪墩人)幸福地生活在南昌的女儿家中。石涛幼时父亲突然去世,他对父亲的音容笑貌没留下什么记忆。他对父亲主张男女平等、注重读书感受很深。石家对女儿也同样鼓励求学不止,石砥如有个妹妹叫石梅,旧时中央大学毕业,后在南京、广州等地从教,任教化学科卓有建树。石涛对鄱阳县很有感情,不只是大港与鄱阳地域相近,有地缘更有亲缘,他母亲黄园绣娘家就是鄱阳人。他也是在鄱阳县中学读完中学,其时三哥石洪也在鄱阳中学上高中。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石涛投笔从戎,离开家乡,直到四十七年后的1996年,已是65岁白发老人的他,才重又踏上飘水岩这方故土。石涛近乡情更怯,那次回家,有一种挚念只有游子能体味,当年他是一个人独身离家,回来时他也是选择一个人,没带家眷,而且选择的路线亦一如当年离家的那段旅程,鄱阳是必经的驿站。其时,一直生活在大港的小堂叔石廷钟已过世,另一个堂叔石廷铎卧床难起,兄弟相见自是百感交集。石涛后来也数次回家乡,为父亲上坟祭祀。鲐背之年的老人,如今与人交谈还是会发出爽朗的笑声,老人乐观豁达的生活情趣延年益寿。

石廷瑜1923年参与组织的南昌文化书社宣言

石廷瑜与结发妻子陈贤贞生育一子四女。儿子石溥(1926-2012)早年毕业于福建协和大学,生前任福建医科大学生物学教授,妻王涵光(1931-2012)系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科主任医师。其子石铮毕业于福建医科大学,现任福建医大附一医院肝胆胰外科主任,二级教授。石廷瑜的长女石清,嫁鸣山马涧桥。次女石沄,与李会湖先生结为伉俪,终生从教,诲人不倦。曾经的都昌左里新溪学校(左里二中)留下了一段李会湖、石沄夫妇称誉都昌教坛的美好岁月。石沄之家堪为教师世家,她的小女儿李晓园现为江西师范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石廷瑜的三女石萍,适刘门,曾在都昌中馆、周溪、鸣山等乡从教,立德树人,其子刘成曾任瑞昌市人民医院院长,现在九江学院附属医院从事中医,医技超群。四女石毕,嫁都昌阳峰,毕生于无声处见懿德善行。

石廷瑜三女石萍(前排左一)欢乐的晚年生活

石廷瑜的三女石萍是五兄妹中至今唯一健在的,老人年已耄耋,在南昌开心地度过有品味的晚年生活。出生于1934年的石萍少年时一直在乡下生活,难得见到父亲,在她的记忆里,最后一次见到父亲是抗日战争胜利的1945年,后来读书、参加工作偶尔能接到父亲给家中的来信。1954年她与修水籍在都昌银行部门工作的有为青年刘星和喜结良缘,父亲也没参加女儿的婚礼,只是修札一封表示祝贺。新郎刘星和到南昌出差,专门去拜谒岳父,回来告诉妻子对石廷瑜岳丈大人的评价是:“人很善良,特爱整洁。”石萍的母亲陈贤贞心地善良,心系佛念。她曾以本能的慈爱善待红军游击队战士,石家在烽火连天的岁月里,没被当作“土豪劣绅”而受打击,可以说,善德待人成为那个年代这个大家族的“护身符”。陈贤贞老人温软善良之心潜移默化对子女以人格影响,儿女们都很上进,对于所从事的职业恪尽职守,行为世范。老人晚年随儿子石溥在福州生活 ,1960年溘然长逝。

石廷铎次子石拱胜在村中家门口

石廷铎是石氏四兄弟中最后告别这个世界的,1996年辞世,享年76岁。现在大港中学担任学校中层的石文海是石廷铎次子石拱胜的长子,对晚年几乎失明的爷爷十分依恋。石廷铎、黄明夫妇生二子一女。长子石拱星大学毕业后终身从教,曾任大港中学副校长,其长女石颖师范学校毕业后承父业,成为新一代的园丁。石廷铎次子石拱胜、女儿石蕾蕾均在大港本土生活,晚年的生活像芝麻开花节节高。

石廷钟之孙石鹏

八零后的石鹏现任江南都市报江西营商全媒体中心副主任,他是石廷钟的嫡孙。作为敬业精业的媒体人,在回望祖父辈“石氏兄弟”的人生时,总会激荡起传承优良家风、赓续美好未来的情怀。爷爷石廷钟一生务农,在土改时受家庭成分影响,带着家人历尽奔波徙迁他乡。先是大港石岗,尔后金家村、梧桐源,最后落藉曹塘村,在这片热土挥洒着这一石姓支族的勤劳和智慧。石廷钟、骆凤娥夫妇含辛茹苦生育三子二女。三个儿子石拱辰、石伟生、石健平在田野躬耕,收获着属于普通劳动者的那份甘甜的果实 。长女石鑫鑫退休前为彭泽县乐观乡医生,次女石明明嫁大港当地。石鹏的父亲石伟生5岁时就跟着父亲放牛,一天学也没上,但他对认字识理从骨子里渴慕,当年做柘林水库,苦累之余也会求着人教字。2019年春节,64岁的石伟生用韵体文回首走过的坎坷路,如此感慨:“水流直路港有汊,青草春天会发芽。贵人四海可以走,善人五湖都是家。”

黄金山下的田畴

黄金山,说不上有多巍峨,大山怀抱里的子民,将百折不挠、追求美好的信念奉为精神世界里的“黄金”;飘水岩,亦说不上有多壮观,得其滋润的子民们,在弱水三千里取一瓢,品味生活的苦与甘。黄金山下,飘水岩旁,“石氏兄弟”的背影日渐远逝,他们的后裔在时代的大潮里击楫中流,谱写着各自人生的金色诗篇……

飘水岩石姓祖祠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