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鄱湖文艺 >> 正文

“书法之乡”书家推介第2期〡曹端阳

我要评论  2020/6/16 17:20:38   浏览次数:

曹端阳,号宏堂,1974年生于江西都昌,中共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结业于首都师范大学书法硕士研究生课程班、西泠印社书画篆刻院余正工作室、中国文联全国中青年文艺人才高研班、中国书协“国学修养与书法”首届全国青年骨干作者高研班。获2014年国家艺术基金书法创作人才项目资助。2009年中国书协中国书法家进万家活动“先进个人”,2015年北京水墨公益基金会提名“江西省十大青年书法家”,2017年江西省书协选入“江西省中青年书法家档案”工程,2018年选入九江市双百双千人才工程。现为:江西省书协副主席,九江市书协名誉主席,九江书法院院长。

书法作品入展中国书协主办展赛30余次。主要获奖和入展有:2011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年度佳作奖,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展优秀奖,首届中国书法院奖,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作品展,全国第二届篆书展,全国第三届正书展,全国首届、第二届楷书展,全国第二、三届隶书展,全国首届行书展,全国第三届行草展,全国第三、四届扇面书法艺术展,全国第二届册页展,全国第二、三、四届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

“真而后美”的自由书写

——曹端阳书法诠解

詹冬华

扬雄说“书,心画也”,书法作为一种徒手线艺术,是书写者敞露内心真实图景的方便法门。但书法又因笔墨形式的抽象性而本能地自我闭锁,拒斥各种读解它的欲念。因此,书写者从本质上是孤独的。书法家尽最大努力赋予书法以形式上的美感,这使得书法具备一种独特的吸引力,向所有面对她的眼睛和心灵发出默默的吁请。在古人的书法经验中,这两个方面是自然合一的,即以审美的形式呈露真实的内心。但在当代书法情势下,这种自然的表达传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写真”让位于“炫美”,眼睛僭越了内心。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的书法虽然好看,但却不能令人动心。 也因此,当下矢志于“求真”的书法就显得尤为可贵。近年来,曹端阳先生的书法以一种高辨识度的形式面目驰名于书坛,并获得越来越广泛且有深度的认可,这的确是一种有意义的书法现象,值得我们细加读解。

一、“ 写真 ” 的书法

端阳的书法并不以“炫美”取胜,而以素朴见长,素朴中透出一种质实坚韧而又自然萧散的气度,这正是端阳其人的真实写照。刘熙载《艺概》云:“扬子以书为心画,故书也者,心学也。心不若人而欲书之过人,其勤而无所也宜矣。”因此,书法最终是写人自身,是内心世界的图像化表达。端阳的书法,乍看清癯骨干、姿媚恨少,实则遒丽暗藏、风韵内包,别有一番境界。 可以说,这是一种“写真”的美学境界。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真”并不是西方知识论所指的事物存在的可靠性与可证性,而是先秦道家所常言的形而上的生命本体。许慎《说文解字》曰:“真,仙人形变而登天也。”日本美学家笠原仲二在此基础上稍作发挥,认为“真”象征着人们把自己有限的生命投向无限的自然大道;他还将“真”的这种含义用于解释中国传统绘画,所谓“合造化之功”、“度物象而取其真”等绘画理念,正是这种求真思想的集中体现。书画相通,书法也存在写真的审美诉求。在端阳的书法中,写真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空灵洒落的情性表达,二是不事雕琢的自然书写。这两方面分处于灵府与指腕,若钦慕襟怀磊落,澄涤心胸自可臻至;若要实现自然书写,笔墨精熟也不难达到。但要将两者结合起来,实现互为因果的联动关系,成功的概率就小了。前人有关这种心手难一的慨叹不绝于耳,其难度可见一斑。端阳原本心地宽厚,性情简淡,不喜标榜矜夸,与人无争。再加上他平日驰情于佛学,在领会佛典真谛的精神反刍中不断提纯自己的心性,这使得他的书法愈发趋向一种空灵的秘境。在这种心性的陶冶下,他的书写渐次定型:素朴自然,冲融无碍。多年来,端阳的书写始终保持着这种状态,起初稍显粗粝稚嫩,其后越来越质实精工,这种以自然为尚的书写实践也颐养了他的审美心胸,端阳的成功对当下书法不无启示意义。与“求真”书写相反的是“伪”与“俗”。如果矫揉造作、恣意点缀、伪饰过度,就会产生伪书。黄庭坚《论书》云:“凡书害姿媚是其小疵,轻佻是其大病,直须落笔一一端正,至于放笔自然成行,则虽草而笔意端正,最忌用笔装缀,便不成书。”若是轻率落笔,以智巧为务,则容易落入“俗”套。张怀瓘《评书药石论》有言:“小人甘以坏,君子淡以成,耀俗之书,甘而易入,乍观肥满,则悦心开目,亦犹郑声之在听也。”端阳书法筋骨劲挺,真力内充,拙朴有生气,读后“如食橄榄,真味久愈在也。”(赵构《翰墨志》)因此,他的书法不是浅表的华艳之美,而是直扣生命本真的素朴之美,字里行间透着一种源发于“真”的生机和力量。

二、用笔结字的经济率

用笔与结字是书家铸就自我形式面目的重要维度。端阳在这两个方面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经济”;其最终的效果是:笔墨干净,结构疏朗,笔画构架内没有多余的东西。张怀瓘《评书药石论》中说:“夫马筋多肉少为上,肉多筋少为下。书亦如之。”以马喻书,强调书法要给人以力量和生气的视觉效果。好的书法,应当像宝马良驹一样,筋骨强健,没有赘肉。整体上看,端阳的小楷及行书也给人这样的印象,这是他用笔结字“经济”的直观表现。经济用笔,是对书家的一种考验,它表现在对笔锋的调整及用墨的配合方面。端阳充分调动笔尖的弹性与活力,八面用锋,即送即收,将力量控制在方寸之间,不作长枪大戟式的疾起遽戗。这种用笔,恰似让毛笔在纸上跳芭蕾,而不是整个毛锥在纸上打滚,一如跳街舞。这一方面能使笔锋基本维持发力的状态,另一方面能保证出墨均匀,书写时间更为持久。端阳曾一笔墨完成小楷《心经》的书写,中间不停笔蘸墨。没有丰富的用笔控墨经验,是难以完成的。相对来说,结字比用笔用墨更接近知识论的层面,甚至可以说,它属于“知”的领域。书家只要记得该字如何结构,基本上就能大体上完成书写。而用笔用墨则偏向于“能”的领域,即便自己知道如何做,也未必做得好。在结字方面,端阳明显经历了一个不断积累增富的过程,从其最近的书作可以看到,他吸纳了书法经典中不少的形构元素,基本上找不到那些随意无据的结字实例。这为他成就有个性的书法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不可否认的是,端阳结字的内在风神和气质,仍然顽强地保留了他多年之前的审美初心。他大量地使用方笔,同时通过字形倚侧、笔画映带等形式冲淡其中的对抗性因素。笔画的端部基本自然伸展,没有过多的装饰。所有这些形式细节都指向一种意象崚嶒、大巧若拙式的书法个性。在二王书风劲吹不靡的情势下,端阳的书法无异于清风一缕,不仅滋润了观者的视觉神经,也给人以一份恬静的精神慰藉。

三、“ 作品性 ” 的魅力

在当代大展赛的刺激下,书法家对作品的经营可谓煞费苦心。如果一件书法制作尚未完成或者做得不够成功,我们无法称之为“作品”,因为它无法真正参与到更为重要的审美接受与传播环节,这样的书法只能视作“文本”。因此,书法中存在一种同样关键的形式规定性,它使得一件普通的书法文本最终变身为一个独一无二的作品,这种规定性我们暂定为“作品性”。当代书法的赏鉴模式已由传统的案头赏读转变为展厅远观,作品性几乎是书法的生命线。端阳对书法的作品性保持着高度的审美自觉,在作品空间的处理方面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早几年,端阳喜用小字行书或楷隶编织一件大幅的作品,从空间构成来看,有点接近西方中世纪的哥特式建筑,体量高大且局部雕饰繁复。这种空间经营方面的训练大大提升了端阳对作品性的理解及传达能力,我们在其他不少书家那里也可以看到这种情形。但就作品性而言,这似乎并非是最佳的选择。实际上,端阳书法的笔法结字更适合小构件布置,正如精炼的字词适用于诗词而于小说并非胜场。近年来,端阳的创作更多集中在斗方、扇面、尺牍、小条幅等书法小品中,或整饬精工,或率性自然,无不清丽可喜,令人动容,可见其对作品性的呈现已具备更大的自由度。端阳正处盛年,正是大量吸纳书法传统精髓、诠释时代审美精神并熔铸个性化笔墨格局的关键时期,各种荣誉赞赏固然可以助力更大的成功,但不应变成阻碍书家返航回家的塞壬之声。我想,端阳性格坚毅,眼界开阔,一定会登高行远,止于至善。待到大家耄耋之年,回看端阳人书俱老,亦人生快事也。

(文章作者:詹冬华,北大中文系博士,江西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导,中国书协会员,江西省书协教育委员会主任、培训中心教师,南昌文联副主席,南昌市评协副主席)

更多作品展示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