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鄱湖文艺 >> 正文

荷灿烟墨

我要评论 来源:中国作家网  2020/5/13 9:38:55  作者:付尚林  浏览次数:

三面环山,出口处是一大塘,村里那本谱序中说,因为这个因果,村庄名曰大塘山。

塘很大,可下船划舟。每年端午节,附近几个村庄都有龙船来下水争彩头。因为繁闹,多了人事也多了事端。

上世纪学大寨,填了这大塘的一半改为稻田。填塘时又平了大塘中一座小岛似的大土墩。平丘时竟现出一骸骨,无物随葬,骸骨拼拢估摸身躯竟比常人高出许多。

一时村人议议纷纷。

老人便说起了这水中大土墩的由来。说是付姓族人迁徒到此地时,这地居住的是郑姓人家。这事非虚,村后小山有几个土包,石碑上人名刻有郑姓。

郑姓人在此地不旺,赶上时疫,村户十室七空。郑姓人慌了,便到一周姓道人跟问吉凶,得到一个迁字。

后付姓人由外地而来,观山看水之后想落地结庐。同样问事于风水先生,先生陪付姓人在都昌境内爬上涉水,至一水塘口。说来也怪,却见水面之中独挺一朵荷叶,第二天荷叶下又多了一枝莲苞。莲苞绽开,隐隐有黑烟萦绕。

风水先生沉疑良久,说了一个吉字。又说,这是藏龙地,村口那块水塘是龙口,龙口大小,龙身腾挪空间不够,是为困龙。故郑姓人人脉不旺。如果将塘扩大,让龙身舒展则化凶为吉。而且大吉,到时水中那莲苞里放出的是红烟甚至可能是紫烟。

风水仙人说紫烟时嘿嘿笑了两声,付姓人也笑。

是晚,仙人留宿,付姓人好生款待。风水仙人和付姓人都有酒意,便说到红烟与紫烟的区别。付姓人道,这红烟可使人丁兴旺,那紫烟,可是个什么发达法?

风水仙人正要说下去,却听门外一声轻响,仙人陡然酒意去了大半,说,天意,万事随缘,官人可将家人遺骸迁于莲花处筑土丘以葬,到时自有造化。

付姓人问及紫烟的意愿,多半是想后人紫蟒团身,族人中能出几个当大官的。却不想玄机被外面人听了去。老人们说那轻响之声是一外姓渔人,死了父亲想找付大官人借个薄板棺材钱,却听到这水塘之中莲苞吐烟的秘密,连夜将他的父亲偷葬。

说来也怪,这渔人老父葬下后不久,这水中竟自己长出一个土墩。只是那莲花再也没有了,自然这地也没出紫蟒团身之类的官爷。不过人物倒是出了几个,比如舌若莲灿的师爷,岐指断病的杏手,泼墨如烟的墨客。


上世纪建国初年,大塘山出了一人物,贤字辈,号晚茹老人,工笔墨。它老人家留下的笔墨甚多,但让后人保存下来的甚少。偶尔在族下的老屋照壁上见到。有人将其用相机拍照放到网上。

给我记忆最深的是上世纪,逢年过节,每家大门小户上红通通的喜朕门对,都是毛笔大字书写的,不象现在多半是印剧品。大塘山付家不大,但也不算小,近百户人家。每家每户的春联门对基本上都是晚茹老人的手笔,还有村里大队里那些农村学大寨的政治标语,也是他的手笔。

乡下人对字体功夫基本上沒什么认识,更不知王義之和颜柳体什么的,只要门上那张红纸上有个字就行。所以晚茹老人每年几百张大字贴在门上风吹雨打,又随纸破字消后。只是到了八十年代,省里市里来了人,要请他去写字,村里人惊了,原来写字也是一门大学问,原来一字千金也不是虚的。

等到村里人醒悟过来,想留他老人家的几张笔墨时,晚茹老人家己经卧床封笔了,手颤抖握不住笔。

那年我大学毕业,过年时又要贴春联,往年我家的门对春联都是我父亲早早的请晚茹老人写好。今年我父亲说,你族爷今年不写了,说让你写。我练过一段时间,字也算不上大差,故也没做声自己写了起来。到要贴时,看了看门上那些旧字,手竟颤了,不敢贴。

那年我没贴新春联,门上就留着他的旧笔墨。第二年,村里人大门上都开始贴年画,一是老人封了笔,二是村里人开始手里有了钱,在街上买几副印刷好的门对春联的钱也不计较。

写小说的人喜欢想象,说古时有人的画画得好,画个百雀图,结果让人家谷仓里凭空少了几担谷,原来是画上的麻雀从画上飞了出来。又说有人画马,马跑进了马医馆,原来韩干画的一张草图没画完,马尾巴少了一笔以至让马想找医生治病。

这画百雀图画马的我沒见过,但这写字的我倒是真的见过。

那年村里和我同上大学的有三个,有一同学的父亲是个小学老师。儿子上大学了做父亲的特别高兴,特地整了一桌酒菜把我们几个召集在一起。晚茹先生作为村里读书人的前辈自然也在被邀请之列。

大人们酒到兴致处,便请老人为我们晚辈题字训勉。那时老人身体开始不大行,虽也只六十来岁吧,但因疾病便开露出了一些症状,比如手麻发抖。但老人还是兴致勃勃,连喝二杯,早有人递上了三幅条纸,洋洋酒地写了一张,再争一分功。题了名款盖了印章,这字保存在我同学家里,他曾多次拍照放到网上了,不信你可以上网查看。又写了一幅,也是如此。

到写第三幅时,注意,那年同时上大学的有三人。晚菇老人说这第三幅给我,我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情景,同学家里养了一盆莲,夏天莲叶款款,有一小苞。晚茹老人又喝了一口酒,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我,似有醉意看到了那盆莲荷。

老人有点摇晃,有点迷离,那样子似乎随时可倒地,我想扶他。忽然,他扔掉那纸,挥出那笔,笔端墨出烟缕,烟如浓墨,一笔一顿,对着那莲,烟织一字,是荷,又织灿字,两字相连又出第三字,又出第四字。所有人都呆了,呆的原因是看到笔意到处,空中字如墨现,更惊的是盆里的那朵莲苞竟然此时开了绽如星耀。

他扔下了笔,又喝了一口酒,走了出去有点摇晃又回头,问我,看到了么。

我还在怔中。看到了,所有人都看到了,四个字,荷灿烟墨。


付尚林,高中物理教师,乡村写作者,大学期间开始发表诗歌散文,后缀笔。2016年开始在网上写小说,报刊及网上平台发表短篇小说及散文近20万字。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