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鄱湖文艺 >> 正文

留住乡愁

我要评论 来源:中国作家网  2020/5/11 11:16:15  作者:观夫  浏览次数:
朋友的母亲耄耋有年,垂垂老矣,但身体尚好。年前,却一反常态,不似先前心安理得地住在城里,满足于子孝媳贤、儿孙绕膝、嘘寒问暖,而是长吁短叹、郁郁寡欢、心事重重。儿子儿媳深感讶异,齐来问之,均不作答。后经反复劝导,才道出实情。原来是老人家看着季节,数数日子,又是一年了,想冬季已去,春天将临,万物萌生,雨水甚广,就暗自担心起乡下的老房子来——怕是屋漏雨淋,无人能管,久而久之,水蚀虫蛀,终归于坍塌,因此内心不乐。朋友一想,哦,原来是这样!
朋友想,乡下的老房子是有故事的。母亲在内里住了六十多年,含辛茹苦了一辈子,把一大家子拉扯大,从感情上说,老房子就是她的命,当然,它同时也是我们做晚辈的根。现在,老房子年久失修,屋漏将雨,怎不令她耽心呢?况且,这事母亲早已跟他提起过,因杂事缠身,一时大意,就没顾得上细加琢磨,竟把母亲的话当成了耳旁风!现在如果再不做打算,就真的太不像话了。无论如何,也要过好母亲大人这一关,让她老人家心安才是道理!
那么,该怎样考虑才算合适呢?最佳的也是最有面子的办法,当然是推倒重来,拆倒重做,在旧址建一座新楼,来个一劳永逸,这也是目前村子里许多人惯常的做法。你看,现在村子新楼林立,多气派呀,但这样做的话,花费甚巨,限于财力不说,估计也不是母亲的本意。左思右想,最后与母亲商量来商量去,决定还是以防漏防潮为目的,换椽换瓦为主要,作简单地修缮,修旧如旧就好。
主意已定,说干就干。朋友的妻舅闻讯,也主动前来帮衬,大老远从他的村子里请来有名的老木匠师傅及帮工,前后数十日,另聘本村劳力若干,加班加点,甚是辛苦,终于在春节前基本完工,春节后彻底扫尾竣工。毕,虽说小打小闹,未有大动,却从此屋面整洁,风雨不侵,面貌焕然。期间,几次请老母亲亲临视察,皆喜不自禁,孩童般兴奋,比在城里的高楼里欢喜不止一百倍。
见母亲如此,朋友脸上也觉得有光彩。虽然旧房子在农村里已然鲜见,很不起眼。甚至你不建个楼房别墅啥的,暗地里有人会说你无用,招来耻笑,被瞧不起,但是,这毕竟了却了母亲的心思,也是他的一桩心思。更主要地还是母亲大人说好,遂了母亲的愿,让她老人家实实在在地高兴了,也就犯不着去揣摩别人的眼光,释然而知足。心想,假如手里真的有钱了,把老房子拆了,起了高楼,还不一定能达到现在这种效果呢。
有人说,亲人在哪里,哪里就是故乡。朋友的想法却是,心中的故乡不仅要有亲人,还要有看得见的陈迹和胎记,有彼时彼地的老物件儿可触摸,哪怕是当年的一只破碗都行,何况是一座老房子!换句更文艺点的话,故乡是拿来回忆拿来流泪的,老房子是拿来守望与感怀的!亲人与老屋同在,故乡才完整,心里才通畅。可触发——浮现出潺潺流水里的风雨兼程,湖山相依里的生死与共,鸟语花香里如歌岁月啊!
想着想着,朋友心中蹦出了灵感,冒出了一幅对联,自认为不算上佳,但接地气。当即铺纸研墨,趁热打铁,一挥而就。赶在春节前,亲手将这幅自撰自写的墨宝大大方方地贴在了整修后的老屋大门的门楣及两侧,一时间,老屋及门口墨光熠熠,红暖生香,正对满庭春色,别有一番情调:
修旧如旧,感旧时父母不易
将心比心,愿心中儿女情长
横批:留住乡愁
意犹未尽,又随手抄来一幅名联,工工整整地贴在厅屋中堂父亲生前留下来的旧画两侧:
青山不墨千秋画
流水无弦万古琴
看看字比原来的更有劲些,贴得也端正,心下总算满意了,才作罢,窃喜之。

是为记。


观夫,原名余传俊 。一个半途出家的文学爱好者、思考者、书写者;鄱阳湖文学研究会本土会员;江西省太极拳协会会员;《鄱阳湖文学》《散文》杂志编委;2016年11月加入江西省九江市作家协会;现供职于江西省都昌县体育局。先后在《作家网》发表诗歌、小说、散文、相声、评论、杂言等作品四百余篇,另有一些文字以原名散见于其它刊物和网站。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