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鄱湖文艺 >> 正文

董晋作品欣赏《鄱湖春雨赋》

我要评论  2020/3/8 19:08:33   浏览次数:

《鄱湖春雨赋》

作者:董  晋

微风入夜,细雨连朝。一过“雨水”节候,鄱阳湖的气温就变化不定,乍暖犹寒。晴一天半天,气温可升到摄氏廿度。忽又黑云乍涌,北风怒吼,气温立时骤降十倍。俗话说,春寒致雨,冷过寒冬。一连好几天甚至十几天,淅沥的春雨,丝丝点点,烟雾迷漫,缠绵不断地吻着大地,就像一对柔情密意细语温存的恋人,日夜耳鬓厮着不忍分开。真是“痴云不散常遮塔,野水无声自入池”。

记得童稚时每当过了春节,妈就叮咛说,正月廿日凌晨,别忘了看天气。传说这个时辰下了雨,往后一春就天气好,就不误农时。要是没雨,寒婆婆捡了烤火柴,鄱阳湖就会下四十个昼夜的乌江雨,出现倒春寒呢!

今年正月廿凌晨是晴朗天,大概由于寒婆婆她老人家捡到了充足的燃料,虽说快到清明,可气温仍然不过几度。“天如睡不醒,人似病难消”,在屋子里呆久了,文写不出,诗吟不成,我得冒雨冲寒出游了。

湖天雨足,草木青葱。我穿着塑料雨衣,沿着西湖边的一片农田走去。一路菜花金黄,蚕豆花沁出诱人的幽香,都似那出浴太真,满身的水珠儿闪着晶亮的光,含情脉脉地低垂着头羞见路人。我信步来到东湖堤上,饱吸着湖光山色送来的春天气息。啊,干涸越冬的湖叉儿涨潮了,白茫茫的。雨越下越大,我沐浴在湖畔的春意中,久困于斗室的心胸,竟然翻滚着阵阵热浪,我加快脚步,径直朝南山走去,大雨忽又收敛些了。我登上山头八仙石,举目旋望,北面小城在一张偌大的轻纱笼罩下,跳动着她的时代脉搏,沿码头环城公路,轮船汽车交接着种种商品;南面就是水天一色望不到边的湖,西天边的庐山五老也许同寒婆婆一道,躲到仙人洞什么去处烤火去了,故不见他们的影儿。湖上的渔船儿在桃花浪里,颠颠簸簸地收着钩儿网儿,阵阵雨点儿洒下,就像天仙把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撒向湖面,珍珠儿跳来蹦去,好看极了。这一幕湖上烟雨画,使我深深体味了当年苏东坡在望湖楼咏叹“大雨”的逼真形象: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

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

你看,那“白雨跳珠”的“跳”字,那“乱入船”的“乱”字,用得多么凝重洗练,多么确切生动,若不是亲躬现场深观细察,坐在书斋里怎能写得出来!我因之兴感奉陪一绝云:

冲寒冒雨跋南山,一片迷朦逐浪船。

湖水连江奔海宇,远邀诗友咏新天。

是的,我的感受与苏氏迥异。他站在山头望湖,看的是“楼下水连天”;而时代给我的机缘不同,在这绵绵春雨的湖山,我看到的却是“湖水连江奔海宇”,因此勾起我对远方友人的怀念。诗无国界,翰墨情深。在“诗词织绵系深情”的神交中,我结识了许多海内外朋友,有新加坡的、泰国的、美国的、加拿大的、日本的,还有港澳同胞和全国各省市的。他们和我有着共同的爱好,共同的追求,共同的事业——那就是中华民族特有的优秀的传统文化。这一文化积淀,是中华民族的精英和灵魂,是世界别的民族所没有而又很欣羡和需要的。有些人一提起中华传统文化就感冒,认为她就是老古董,不科学,热爱她就是守成,就是排外。其实这是偏激。我总以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人类精神文明的瑰宝,这与西方先进科学创造的物质文明有同等意义。两者互促互补,相辅相成,不可缺一。

又比如西方的裸体画和中国的格律诗,应该说都是人类精神文明领域里的艺术珍品。但某些同胞对前者竟崇拜得五体投地,而对后者却鄙薄得不屑一顾。说裸体画是人类最美最伟大的真正艺术,不承认就是封建意识;说格律诗词是“出土文物”“文字游戏”“雕虫小技”,阐扬她就是复古主义。我认为人们对任何艺术的评价,都应持谨慎和实事求是的态度。我们不否定西方裸体画的美学价值,但中华诗词的内蕴美学价值是任何珍品也无法模拟与替代的,她比那几条一眼就看得见的线条美,似乎更具千姿百态,更有万紫千红的综合美,有她鼓舞人心引人入胜勇于追求和进取的内在力量,不信,请看在春雨感应下描绘的诗篇精品何止千万,其中就听听杜甫的“春夜喜雨”吧: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千百年来,杜甫这一场春雨,滋润了多少人的心田,哺育了多少人的灵魂,陶冶了多少人的情操,鼓舞了多少人的意志,一幅西洋裸体画未必有如此巨大的推引力和社会效益。大概也不是几架机器人的科学物质力量所能起到的作用呢!再说美学价值,裸体美人的线条美是视觉形象,确有立体美感和柔和美感,是圣洁的象征。但你欣赏过秦观的“一夕轻雷落万丝”后的翌晨,“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那种多愁含春欲吐又止的美人情态和缠绵悱恻缱绻娇慵的美人形象么!这春雨后的芍药蔷薇,有动态美,静态美,有声像美,色彩美,还有含情不露的含蓄美,情真意远的形神美,绻懒娇羞的散淡美,雾中绽蕊的朦胧美。

今天,我眼前的春雨鄱湖,就像是一幅中西结合形神兼备的美人画,又像是一首千古绝唱雅俗共赏的格律诗。我不是来南山观赏鄱湖春雨么?我不是来湖畔冒雨寻诗么?这春雨中的鄱阳湖啊,到处都是诗料。你看,那浪花,那雨点,那渔舟,那游禽,那蝌蚪,那春牛,那蓑笠,那犁尖……都是活跃于诗情画意中的精灵。远方的海内外朋友们啊,你要找美寻诗探芳访胜么,请到鄱阳湖的春雨中来,来沐浴杏花雨,桃花浪,柳花风吧!接下来的是将比鄱湖春雨更胜一筹的鄱湖精灵:菱花的淡雅灵巧,藕花的高洁纯净,荻花的浪漫飘逸啊!只要我们信手拈来,这可就是诗哩!请看:

蝌蚪浮沉西复东,游鸥飞鸭雨朦胧。

水乡处处尽诗料,更在犁尖渔网中。

在归途中,我又看到了雨后一幅幅鄱阳湖画卷:

几日催春雨,芳郊蕊欲红。

众流争入渚,群鸟竞腾空。

扬帆逐雪浪,飞线放霓虹。

晚来鄱水月,犹照恋人慵。

(此赋董晋先生在龙年戊辰公历3月28日创作于鄱阳湖畔雪凝轩中(1988年)。曾在泰国《星暹日报》\《九江党刊》\《雪凝轩文集》\《鄱湖魂》中发表)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