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鄱湖文艺 >> 正文

生活碎片

我要评论  2019/2/15 19:02:11  作者:杨廷松  浏览次数:
  回来了,并没有那种光宗耀祖的感觉。最初几年,一身轻松,沉浸在自然风光之中,着实让我惬意了一番。
  后来,乡村居住的人口越来越少。少得让人不仅有孤独寂寞的无奈,更有恐惧心慌的无助。于是,有时白天搭坐公交车去县城转悠,晚上枕头边放一些书籍,解决冷静与孤单的时光。
  读着写着,便成了一种习惯。
  那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无所依傍的感觉,被返回童年的天地中去的渴望所替代。怀特说“童年毕竟是艺术创作者所能汲取的最纯洁的源泉。"我开始寻找童年的回忆、童年的足迹。逐渐感觉自然的美、湖水与山峦的美,日常生活中人与人之间所处的关系也非常温暖。慢慢地,我仿佛感觉到了鄱阳湖谦卑地盼望着我们回到她的怀抱里,因为我们始终是她的儿女。
  我没有选择。我仅仅是位乡村教师,没有在城里购买房子的财力。我今年六十有余,实实在在寸步不离在杨老君村生活的时间,除了童年也就是最近十年以及今后。从小就喜欢跟在我大哥身后,他是一位天才型的男人又是勤奋好学的人才。我们兄弟姊妹的成长与他榜样的力量分不开。他英年早逝。
  我开始独立思考,生活本来就是多彩的、理性的、称心如意的,不必恐惧和担忧、毫无意义的活在多愁多虑的病态中。我没有想过靠自己的文字提高名誉,我真的没有想,也的确不可能又实在没必要。老年人只图安稳和自由。
  像往常一样,我白天尽可能地往人群里凑热闹,或在田野里行走。晚上读书或写写文章。说心里话,我属于自然返回阔别四十多年的乡村故里,我的得意之情变成了失望和恐慌。乡村变化很大,无论生活条件还是生活环境都可以说前所未有的好。但是,在乡村,富人,手艺人,教师,生意人与其它职业人,精神上的差距令人感到震惊。显现的除下金钱的多少,很难发现神妙和诗意。更别说以前邻里之间的冷暖互慰、融洽和质朴。剩下的就嫉妒与攀比。正是这一切,四周伸延着乡野的空虚。如果我不读书写字,生活便会毫无意义。当然,年龄大了,即便收拾行装也无可以去的地方。所以,我写的作品都是短文。想起了一段生活背景就记下来,尽可能的注入情感和音乐,让心中的玫瑰花在沉默中开放,让单纯和谦卑的境界在文字里流淌。这就是我作为一位普通人向往的境界。我一直在尝试,我想通过写作来修养自己进入文明环境又让自己快乐。我想看清很多事物,包括丑陋的东西,让一切事物都获得意义。我想,这就是文学的魅力。
  几年来,我写文章唯一的报酬,就是我为自己的老年生活打开了一扇窗子。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QQ登录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