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鄱湖文艺 >> 正文

我要评论  2019/1/11 22:25:08  作者:徐红生  浏览次数:
  关于都昌县的来历,有“沉鄡阳,滂都昌”之说。这只是一个民间传说,因而这六个字从来都是口口相传,不曾在白纸上形成黑字,是以,这六个字怎么写都不曾成为问题。但到了当代,研究地方史髦得合时,这六个字必须写出来,“滂”字就成了个问题,于是,就用“浮”字替代了。
  毕竟,“浮”与“滂”的读音差别太大,就有人较真的人怀疑“沉鄡阳,浮都昌”的准确性,于是,杨廷贵先生在一番考究之后提出了“滂”字。发音接近,方言与普通话别一点音是很正常的。滂:形容水涌出。按照这种解释,滂都昌,就是这都昌这块地从湖底里浮了上来。这种说法很正确。唯一的异议,就是土地是固体,而涌出表示的是液体。
  但很多人还是更愿意写“沉鄡阳,浮都昌”,因为,滂这个字不怎么好听。都昌人常骂一些不务实说大话的人做“滂桶”,“滂”被认为是一个贬义词。
  其实,滂在都昌方言不是贬义词。
  三都里华龙,父母都是盲人,在生产队里做不了工分。夫妻两个给别人算算命,轮轮八字,碰到别人做红白喜会唱唱歌,也能弄点钱,政府里又不允许,捉到了要上台斗,一年到头基本没有什么收入,生了三四胎只留下华龙一个。华龙做崽俚的时候,家里比一贫如洗好不了多少。华龙八岁开始在队里影牛,十二三岁就做工分,还无师自通打斗笠卖,屋里养鸡养猪,一年到头就没看见他歇的时候,到二十多岁拜了堂,后来又做新屋,家里用的东西都置齐了,在村里都算中等偏上的人家。有人就说:华龙真可吃得苦,一只寒家,硬等其滂得起来得。
  家,滂了起来,相当于“发”,肯定是不贬义。
  再举一个例子。
  银虎想跟人全伙开砖瓦窑,却又拿不定主意,投进的是借来的钱,亏了就到鄱阳湖中间,上不了岸。烧窑很赚钱,但风险也大,一窑坯装进去,几万斤柴烧完,出一窑青砖青瓦就赚大钱,如果砖嫩了黄了,只能给人当土砖做洒屋,就亏大了。思来想去思来想去,最后银虎下了狠心,说:滂也好沉也好,干!反正是只穷家。
  滂不是贬义词。滂桶才是贬义词。滂桶,只在水里浮着,里面什么都没有,这是其一。滂桶滂久了,必须会翻掉,这是其二。说某个人好“滂”,是说他很“滂桶”。
  浮,在都昌方言里贬义的成份更足。张三托李四做件要紧事,王二说张三,嗯叫李四做事,怕是好浮。嗯只老几,浮得两脚不讨土。
  一个人生病时头面部水肿也叫“浮”。
  沉鄡阳,滂都昌。从“滂”字来理解,是否也表示世人渐渐不知道鄡阳,而都昌越来越兴旺发达了。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QQ登录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