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鄱湖文艺 >> 正文

【景星麟凤论法帖--都昌曹氏所刻中国名帖】

我要评论  2018/11/15 21:52:53   浏览次数:

  作为至今未踏上都昌之土的人,却与都昌缘份不浅。年少时读东坡先生《过都昌》诗「鄱阳湖上都昌县,灯火楼台一万家」,算是记住了这个地名。东坡先生视觉所见,代我一览万家灯火楼台的天际线,神游宋时都昌之繁华。
  后以诗词、古籍版本就学于胡迎建先生(都昌胡雪抱之裔),听其言都昌诗风之盛。及三年前与陶瓷鉴定专家都昌詹永平先生在电视台鉴宝,继又同为都昌王东林先生聘作研究员。
  近期看都昌文化界热闹非凡,一是发现都昌县及曹孝庆为曹雪芹南宋祖居地与祖先,算是前代攀了后代,沾了红学之光;二是研究赣县陈任中(蔡元培连襟)时发现,原来其妻黄世维与都昌黄仲玉(世振)为姐妹,算是一段花边大白。又见网民热议都昌将拆除黄仲玉故居,正欲提笔一倡,恰遇都昌广文先生,遂慷慨呼吁。先生笑言:「安矣」,并述其间惊心动魄之过程,崇文护古之情溢于言表,此所谓爱在乡梓也。
  文化因自信而守望,而传承,而弘扬,方得以复兴。 我就复兴地方文化与先生闲叙,都昌文化累积千年,至宝无数,何须续红楼之貂,拾人牙惠。梁园虽好,终不及吾乡之星凤楼也。
  众所周知,中国书法巨星非「二王」莫属。王羲之书写的《兰亭序》,既使千古一帝李世民也要连蒙带骗才得手,死后带入昭陵。他老人家既不愿与兰亭分离,我们就只能看到摹本与拓本了。摹本称为「神龙本」唐代冯承素所摹(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拓本称为「定武本」唐代欧阳询所摹(仅剩三本,最善本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这种只能「拓赐近臣」的宝贝无法众乐乐,只能小圈子玩赏。学习书画最根本的就是「传移摹写」,常跟臭棋篓子下棋永远成不了高手。没有好教材,学习水平怎能提高,中国书法领域的学术资源为唐代皇室所垄断。
  宋朝初期,历经了晚唐、五代之乱,整个社会文化事业遭到严重破坏,尤其是书法艺术,饱受摧残。具体的表现:一是国民书法整体水平低;二是偌大一个国家,立朝近百年,没有几个像样的书法家。现在我们说书法,仅仅是作为一种视觉观赏艺术,一个艺术品类。当时的情况可不一样。当时因为没有现代化的印刷、传媒工具,是被当做政治家、国家公务人员的一种重要职业素质来看待的。一个王朝书法水平如何,不但关系到国家文明水准、王朝尊严,还与国家的行政效率、管理水平相关联。面对这样一种局面,文化界很多人都不满意,欧阳修、苏轼、直到后来南渡的宋高宗,都曾对此抱憾。欧阳修说:「书之盛,莫盛于唐。书之废,莫废于今」。宋高宗赵构更批评「本朝士人自国初至今,殊乏以字画名世;纵有,不过一、二数,诚非有唐之比。……书字之弊,无如本朝,作字真记名姓尔」。
  另一方面,我国的书法艺术,长期以来主要靠笔法授传,结果从汉末、魏晋一直到唐五代,无论杜度、崔瑗、张芝的草书流派,抑或蔡邕、钟繇的隶书流派,还是「二王」、张旭的流派,书艺笔法一直在一个很小的圈子里授传。以父传子,舅传甥,师传徒,外人要想得到书艺笔法的真髓,几乎不可能。而这种狭隘的笔法授传方法,经过五代的战乱,到了宋代濒临中断。宋代苏轼说:「自颜、柳氏没,笔法衰绝。」王旦说:「五代以来笔札无体,钟、王之法几乎绝矣。」朱长文说:「下至五代,天下罹金革之忧,不遑笔札。……盖经五季之溃乱,而师法罕传,就有得之,秘不相授,故虽志于书者,既无所宗,则复中止,是以然也。」大书法家黄庭坚也认为:「近世士大夫罕得古法。」
  宋太宗赵光义本人喜好诗赋,宋朝重教之风因而展开,在北宋淳化三年(992)做了一项文化工程,把包括历代帝王、名臣和著名书法家等103人,共420篇作品,刻在枣木板上。用顶级印刷术,拓印成了中国历史上最高级的书法教材《淳化阁法帖》。《淳化阁法帖》在辑刻过程中,采用「罢黜百家,独尊二王」的方针,凡与二王风格相异者,一概拒之门外。十卷《淳化阁法帖》,「二王」独占了五卷。总共四百二十帖中,「二王」的帖数是二百三十三,占了总帖数的55.25%,超出半数。编集《淳化阁法帖》是大宋王朝为繁荣书法艺术、推动文化事业发展而采取的一项「政治举措」。大宋王朝用王羲之作品征服了世人的同时,更借崇扬「二王」书法、推重晋代书法,来弘扬帝王正统观念。这才是崇显「二王」的真实目的,因此也被称为中国书法的「法帖之祖」。基于皇室的文化垄断观念,宋太宗印得很少,只赏赐给皇亲国戚和中书省、枢密院大臣每人一套。况且这么大部头的教材,又是官刻,成本极其昂贵。虽然比起前代,受益人稍多了些,但资源仍然被皇室控制。
  在严密的封锁下,53年后的庆历五年(1045),江西吉安人刘沆,首为天下先,率先打破垄断,在长沙做太守时,以《 淳化阁帖》为底本,刊刻了中国第一部私刻法帖《潭帖》十卷(又名《长沙帖》)。从此开启了官帖私刻的先河,使得「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平常百姓家」。从北宋中期起,人们要学书法,便拜帖为师,临帖学字,靠自己的摸索以师承前人笔法。使唐代以求笔法为重点,转为以临帖为要务。于是临帖、刻帖,成为后世千年,中国书法昌盛的重要条件。
  南宋宝庆元年(1225),退休还乡都昌的兵部尚书曹彦约(曹雪芹南宋祖先曹孝庆的叔祖父)在皇帝敕建的星凤楼,将《淳化阁法帖》精选大部份,再加上自家珍藏和收集的名帖名刻,开始筹备一项中国书法史上的浩大工程。而这项艰巨工程至少要到一十三年后,也就是曹彦约离世十年后的嘉熙戊戌(1238),才在他儿子曹士冕手中竣工,由此诞生了中国书法史上著名的《星凤楼法帖》十卷。《星凤楼法帖》是在《淳化阁法帖》为蓝本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其他帖和刻石的内容,如帖中的王献之书就是属翻刻单炜的襄州刻石,明代王世贞《王氏书苑》说它:「虽以众刻重摹而精善不苟。」元代陈绎曾《翰林要诀》则说其「工致有余,清而不浓,亚于《太清续帖》也。」
  那么,让《星凤楼法帖》居于亚军的《太清续帖》,是什么来头?
  北宋大观三年(公元1109年),即《淳化阁法帖》问世117年后,宋徽宗赵佶因为皇宫珍藏的《淳化阁法帖》印板,年代久远,且板已皴裂,不能拓印(一说是遭火焚毁),命蔡京重新镌刻,称为《大观帖》,又因刻于内府太清楼,所以又称为《太清楼帖》。《大观帖》刊刻时,正值北宋经济繁荣时期,百工技艺均极纯熟,「文艺皇帝」宋徽宗本人又精通书画,对刻工要求十分严格,所以评论者认为水平超过了《淳化阁法帖》。而亚军《星凤楼法帖》的品质与地位,可见一斑。
  当我们赞叹曹家父子两代人十三年的成果时,却未想到,人家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仅仅是曹家人的开端而己。仅一年后的淳祐六年(1246),曹士冕的研究专著《法帖谱系》问世,成为中国法帖研究的开山之作。其权威性在中国帖学史上的地位,犹如世人谈儒学必言「子曰」,而谈帖学则必称:「《法帖谱系》云」。
  八年之后,家学、家风的血脉又唤启了曹之格(曹彦约之孙、曹士冕之子侄、曹孝庆之兄),他虽然官至宣慰使,却不攀附「贾党」(贾似道),亦不坐享父祖在中国书法史上的余荫。愣是在南宋宝祐二年(1254)至咸淳五年(1269),穷十五年之功,刻成《宝晋斋法帖》十卷。「宝晋斋」是宋代四大书法家「苏黄米蔡」之一,米芾的专用斋号,殊不知米芾原藏只有三种晋帖,其他均为曹之格以家藏汇刻,并将米芾父子手迹刻入,使「米字」得以光大。之所以没称为《星凤楼续帖》,是有向先贤致敬的意思。《宝晋斋法帖》主体与《星凤楼法帖》一脉相承,大部份刻石的底本,均直接翻刻《星凤楼法帖》,故有「星凤之子」之说。元代陈绎曾《翰林要诀》说:「今佳帖难得,学者赖此得见晋唐人仿佛耳」,可作为《宝晋斋法帖》的注脚。
  五百年后的乾隆皇帝于1747年编刻了《三希堂法帖》,收录他收藏的历代书法珍品。直到近代我们才发现,《晋宝斋法帖》中米芾所临王献之《十二月帖》,其实是乾隆视若拱璧的“三希”之一(王献之《中秋帖》墨本)的母本。论传系辈份,可算是「星凤之孙」了。
  至此不难看出,宋代书法的鼎盛与丛帖的刊行密不可分,元代赵孟頫说:「书法不丧,此帖之泽也。」《淳化阁帖》的刊成才最终确立了王羲之的「书圣」地位,主宰了中国书法的发展方向。以「二王」为代表的「帖学」,独领中国书法千年风骚,仰赖于丛帖的发履与流播之功。《星凤楼法帖》和《宝晋斋法帖》及其他传世名帖的主体虽然是延续《淳化阁法帖》,却是将千年书法墨迹的精华流散开来,惠及更广大的阶层。自宋初之后及至今的各朝各代,书法大家无数,其书风莫不以「帖学」乃至「二王」占据主导地位。所谓中国书法的正宗,即是中华文明的正统,深入我国民之心,并逐渐演变成为我国主流文化的标杆。

  都昌曹氏三代人接力,以三十年光阴,继正统,行传承,弘书学,汇刻中国法书宝典,铸就旷世之功。中国书法繁荣至今,曹氏一门,功不可没。
  观时下书法渐成「显学」,学书者临摹各家碑帖,汲取养份精华,可知其中所含传统文化的芳华与精髓、江右先贤的崇文与重道、都昌人的韧性与倔强。然而,就象读书时,少有人问津编教材者为谁一样,「未知先贤」依然是普遍现象。
  传统文化的伟大复兴任重道远,择正统而行之虽艰,然使命终达。若剑走偏锋,以求速成,必重蹈诸如「争夺西门庆故里、发现孙悟空墓、重建复建XX园」的无知无是之举。「四大名著」固一时之雄,六百间人人称善,两百年来白首红楼。所谓乱花渐欲迷人眼,数千年文明之精华,岂仅做数百年看?中华文化宝典浩如烟海,非止「四书」所能及万一,既如此,关注「黑学」(碑拓、法帖,俗称‘黑老虎’)又何妨?而李可染先生所言「国有颜回而不知,深以为耻」,正可作为复兴传统文化道路上的警语。
  因知都昌人好诗,得古风一阙,以作结语。
  世人谁识景麟杳,
  百年还继红楼貂。
  三世同镌无双拓,
  千载古南星凤昭。
  郑毅龙 二O一八年三月一日写于觚斋
  郑毅龙:江西南昌人,1975年生,本科学历。出身于收藏世家,从事书画收藏二十余年,钟爱传统文化艺术,特别致力于文化艺术的研究与推广。多年以来共发表文章百余篇,其中中国山水画论研究文章连载于《南昌晚报》艺术专栏。“李瑞清研究”、“溥儒研究”、“江西清代状元帝师研究”等文章连载于《江西文史》、《艺术市场》、《艺术鉴藏》、《再艺术》、《豫章》杂志。并担任上述艺术杂志的策划人与顾问。举办了“秋园画派”、“江西先贤”、“范金镛研究”研讨会。策划江西近三百年先贤收藏展、范金镛画展、珠山八友特展十余场。担任江西省所有艺术品拍卖公司及十余家艺术馆、艺术机构顾问。其中南昌清代画家范金镛的推广与研究尤其令人嘱目,滕王阁为之建立范氏真迹陈列馆。自2015年起为江西电视台创办“收藏中国”鉴宝栏目,至今己播出三百余期。擅长元代至民国古代书画的鉴定,在全国范围内鉴别古代书画数万件,指导博物馆和藏家修复古画与古籍。受邀专业讲座百余场,积极倡导正确的收藏价值观和文物保护知识。
  系江西省著名书画收藏家、鉴定家。
  中国文物学会·收藏鉴定委员会:理事。
  中国书画教育家协会:顾问。
  江西省社科院文化研究部:研究员。
  江西师范大学正大研究院:研究员。
  滕王阁·范金镛真迹精品陈列室:馆长。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地方文化研究所:研究员。
  《大江网》艺术顾问。
  江西电视台【收藏中国】栏目:书画鉴定专家。
  编著:
  《溥儒作品集》
  《近现代书画精品集》
  《心香室画册--范金镛作品选》
  《遯园妙品·范金镛工笔画精品集》
  《珠山本色--王步瓷画精品集》
  《文美斋百华诗笺谱·其顺堂藏本》
  《江西近代稀见文献丛刊~景德镇陶瓷卷》
  《世家宝藏--江西资深藏家珍藏中国古代书画选》
  参与编撰:
  《中国历代绘画大系》【清画全集--八大山人卷】
  注:本文转载自《南昌文艺》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QQ登录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