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鄱湖文艺 >> 正文

曹爱乐:《见面》

我要评论  2018/9/28 20:47:53   浏览次数:

  久居江南,土生土长的我,居然有吃面情结。初次见“面”,还是蹒跚学步之时,每每有客人造访,母亲才会煮面招待,小时候生活拮据,客人的面总是面多汤少,外加两个鸡蛋。锅里剩下的面自然是汤多面少,久而久之,我也养成了爱喝面汤的习惯,也期待做客。记忆中村里是有面食加工厂的,家里吃的挂面都是自己拿着面粉搅拌,擀制,晾晒的。后来,十年寒窗,全年吃过的泡面可绕宿舍一圈,这也可能是后来长残的原因吧。每次出门或者回家过了餐点(用餐时间),母亲依然是用最快的速度,煮上一份汤面。再后来,一个人去了他乡,所谓闯荡,其实不过是糊口。他乡没有烈酒,没有问候,也没有面汤!

  再次见“面”,或是超市的货架,或者小街的面馆。名儿也多了起来,先后吃遍了拉面、刀削面、打面、烩面、刀切面、油泼面、小面、炒面、拌面等等。多半是行色匆匆,腹中羞涩,草草吃完。当然也偶尔能吃到一些再回头的面馆,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杭漂的这些年,自己也“下面”无数。笔者认为,汤的质量决定面的水准。不可或缺的配料可能有番茄,葱姜蒜,辣酱,叶子菜,鸡蛋,肉沫,酸豆角,榨菜沫,胡萝卜丁等,根据个人口味调制。而真正不可或缺的其实只有那份执着,进可燃情,停则心安。写一写,世间皆如戏,看一看,自己都想演。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QQ登录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