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鄱湖文艺 >> 正文

六月里的河流

我要评论  2018/8/10 17:14:46   浏览次数:
  六月里的河流是一首歌,是一首潺潺流淌的歌,歌声中有悲伤也有欢乐;六月里的河流是一首诗,是一首朦胧沉静的诗,在诗中有故乡还有远方;六月里的河流是一条船,是一条上面盖着乌篷的舴艋小船,那船上有梦想还有希望……
  这几天,趁着妻子将孙儿、孙女带去乡下避暑的当口,我独自静静地坐在一个叫做“怡然斋”的书房里,细嚼慢咽地阅读完了罗旭初新近出版的《六月河文学作品选》一书。读罢掩卷,沉吟良久。我觉得手头上的这部《六月河文学作品选》,真的就像是潺潺响过的一道河流,一道不断变化着温度的河流,一道六月里的河流,她从我的心坎上流过,令内心的喟叹频生……
  《六月河文学作品选》是罗旭初继2015年出版的《太阳河文集》、2016年出版的《罗旭初杂文集》之后的第三部个人专著。这部文集一共收入了《夜谈琵琶亭》《泛舟甘棠湖》《梦里桃花源》《日出含鄱口》《附录》五个部分。
  在《夜谈琵琶亭》一辑中,作者将平时书写的一些时论文字以及对生活的某种感悟与无奈,用细琐而又看似凌乱的杂言细语告诫人们,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你千万《不去想自己讨厌的人》,因为那样不仅会影响自己的心情,而且还会禁锢了自己的思维,拖自己的后腿。人有时《示弱是一种智慧》,是一种人生的大智慧。老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做人,就应该尽量去提升自己的人缘值,尽量《让人缘升值》,这会让自己的外部世界更加宏大。在现实生活中,要知道一个人是不是具备深厚的文化学识与素质修养,这跟他们的学历是无关的,请大家《不要把文化和修养硬绑在一起》来固化地看待面前的人,因为每一个人都有其独特性,是不可复制的个体存在。
  旭初在文中语重心长地告诉人们,在经济社会空前发展的今天,他希望人们千万别去利用人们广泛的同情心,利用人们的善良天性去做一些令人所不齿的事情,因为《利用善良是对善良的玷污》,是不可原谅的人间罪孽。他还说,一个人要懂得忙里偷闲多读书,因为,读书能够让人的心境变得空明起来,能够让人的心情羽化成翼,天上地下无所不达。故而,适当的阅读,就能够让人的身心进入一种《心轻如羽读闲书》的高妙意境之中。
  在《泛舟甘棠湖》一辑中,作者以叩问自己心灵的方式走进去,给人们提出了《旭初是谁,或问太阳》的自我检索,他在文章中说道:“别说我疯狂,给阿基米德一个支点能撬起地球,给我一点希望就绝不做水、流星和月亮,只做太阳。”从他的这句话里,我们不难感受到他文字的温度,他语言的温度,他心灵的温度。因此,我觉得这些年跟他成为文学的挚友,是我走在文学路上的一件幸事。拥抱阳光,转身心晴。旭初是谁,我只问太阳。
  尽管这些年来,旭初生活在都市里,但是他的心里那一份牵挂是无论如何也斩不断的。在他身处的《灵魂的记忆》里,不仅有萤火满天,童话般额的《故乡的夏夜》星空,还有流淌着儿时歌谣的《故乡的小河》,他的目光总是朝着《故乡的方向永远不迷失》,不迷茫。他《为了给心灵寻一份安暖》,就每每站在城头上遥望远处的故乡,遥望故乡的炊烟,因为在层层叠叠的屋瓦上升起的《炊烟里有母亲的味道》。他满面泪流地说道,无论是在《那个年代》也好,还是在现实的今天也罢,无论如何,《我的根在土地里》,这是一个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梦里桃花源》,这是一个现代诗歌专辑。作者以浓烈的《乡情四重奏》敲开了热情的鼓点,带领读者《站在时光的转角处》,撑着《我的船进入河的脊背》,在船上《煮一壶流水知音》喝着,并且《低眉以一朵花的姿态行走》在故乡的土地上,以此来深切《探望家乡的土地》,用浓浓的醇香《把思念灌醉在今夜》“笃笃、笃笃”的《夏夜履声》中,《让梦醒着》,然后《种下一枚月亮》,让它生长。等月亮长出来了,他便《踩一地的月光回家》,接着,打开灶门点着火,在老家的柴火灶上架起锅来《煮沸月亮》。然后,又《爬上云朵去采阳光》,让《月亮拥抱太阳》,这样子的话,他的内心就不会有寒冷,不会有阴暗,就会让他的心灵深处会在《冬日里充满春的气息》,让他的第三只眼《看到了另一片桃花林》。
  读过了罗旭初的这些诗歌,还真的让我从另一个角度重新认识了他一遍。之前,我只知道他时论性的文字写得多,棱角分明,直抒胸臆。没想到他竟然还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诗人,难怪他身边总有那么多的红粉在围着他转,原来他惑人的魅力是在此处呀……
  《日出含鄱口》收入的是旭初曾经给一些文艺界人士写的各类评论,在这个专辑中,他有针对性地向读者介绍了施浩、易南山、杜荣和、铁马、王婉竹、徐翠霞、姚小红、吴文峰等文学艺术界人士的文学创作风格和独特的艺术气质,让人们从另一个侧面对以上的作者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和认识。因此,人们不难通过对以上的文字解读,充分地感受到来自旭初内心的暖心温度,是那样地令人感动和温暖。
  《附录》中的文章,是旭初陆陆、续续地收到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文学朋友给他写的文学评论文章,这其中就有我在几年前给他写的那篇札记:《太阳和的温度》。在这里,我相信肯定有很多人已经对那些文字不陌生了,因此,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我也就不在这里多做赘述了。
  通观旭初的这部《六月河文学作品选》,让我真切感受到了他内心火一样的热情,像太阳一样的温暖。作为他的同龄人,我理解他内心激荡的情愫与按捺不住的心灵悸动。当书中的文字一如流水般从我的心头泄泻而去时,我被他的情绪所感染,被他的深情所震撼。
  从作品的整体来说,我觉得她其实并不能代表旭初的真正创作水平,首先,由她收入的内容比较繁杂,作品的体裁不一,不能很好地表达作者的创作意志与文学观点,因此,粗略地看上去就给人一种较为松散、零落的印象。作者是一个自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一路走过来的老作家,竟然还在书中学起了现代少年人的模样,仿佛一个朦胧出世的文学青年,在每篇文章的后面标注上某年某月某日首发于某某报纸、某某杂志以及某某刊物转载之类的注解,这不会是在跟人学卖萌吧?
  昨天已成为过去,一切从今天开始,我们的眼睛要透过今天遮掩的帷幕,看见明天的希望和未来的路,不要将它停留在今天,甚至是回到昨天。当一个作家的眼光需要回望时,那就是他在未来的征途上遇到了看不清,想不明白的东西,需要借鉴历史的经验教训时,才不得不转过身来,用智慧的眼光,穿透历史的尘埃,找到启智的烛光,然后带着它一起上路,为求往前走得更好。因此,人们大可不必陷身在过去的花环里,从而被它缠住了自己的双腿,迈不动走出去的步子。这是我作为文学路上的一名挚友,给罗旭初先生提出这么一点私人的忠告。说与不说在我,接不接受在他。
  最后,我就用今天即兴所做的《六月里的河流》这首歌来结束今天的絮叨吧:六月里的河流是一首歌,走过多少岁月,歌声在心头萦绕,梦般地柔婉、迷惘又凄切,悄悄地唱着这首歌,像讲述一个美丽的传说。六月里的河流是一首歌,伴我度过忧伤寂寞。用心把你歌唱,歌声里有忧伤也有欢乐。轻轻地唱着这首歌,忘记孤独也忘记了羞涩。六月里的河流是一首歌,是一条心底流淌的河。你听吧,他在用心地对你深情诉说……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QQ登录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