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鄱湖文艺 >> 正文

在上升的世界里下沉

我要评论 来源:原创  2018/5/15 16:45:38  作者:明然  浏览次数:
[导读]:我们应该谨慎戒备和预防:物欲与贪婪,在下沉的世界里上升;人性与良知,在上升的世界里下沉!
  连日来,认真细致地阅读了赵青老师签赠给我的《在下沉的世界里上升》一书。读罢掩卷,内心里似乎像烧开了的水一样,上下翻滚并沸腾开来,久久难以冷却和平静下来。
  赵青不但跟我是同乡,而且还是堂表兄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赵青还是整个鄱阳湖流域,乃至在省内外都是有着广泛影响力的一位高级记者、资深报人、副刊主编、知名作家。他善于用冷静理性的眼光观察身边的人事物,用流动的影像揭示人世间的真善美,用沉静独到的思考准确地表达自己对世俗的分析与判断,用内心流淌出来的灼热文字,跟山水对话,跟古今交流。他跟朋友们在一起交流探讨的时候,总是善于积极地引导而不是单纯的说教。
  《在下沉的世界里上升》这部文集,一共收录了作者多年来创作的散文、电影电视纪录片脚本等作品六十余篇。辑分《与灵共舞》《山中问路》《湖畔沉思》《惊世一瞥》《须臾芥子》《大家小道》等六卷。
  当我内心沉重地合上《在下沉的世界里上升》这本书时,我的潜意识里有了一种极具强烈的躁动:当下的人们,不是正跻身在上升的丰富物质世界里,精神空虚,人性旁落,看不见地慢慢下沉么?这也许就是作者想通过这部文集,给广大读者提出来的一个有关生命思考的重大课题?
  刚开始阅读这部文集时,看到著名作家王一民先生在书的序文中有这么一段话:“在百花洲全国文学笔会上,有人说电影《泰坦尼克号》中的一个四人乐队,总是那么看似漫不经心却百倍地投入演奏世界名曲。当船体即将下沉时,他们纹丝不动,继续奏完最后一支《基督教圣曲》。那种舍生忘死‘在下沉的世界里上升’的执着相当于我们与文学的关系。说这话的就是赵青,他只用五分钟就赢得了满堂彩。”
  是啊,在下沉的世界里上升,赵青这漫不经心的寥寥九个字,已然在我内心里诱发了强烈的震颤,并让我产生了要一口气将书读完的冲动。
  赵青在书中说,他对文学的理解是“有了痛感你就喊”。
  这话听来一点也不假。
  文学,原本就是表达人内心的一种有效手段,但凡在生活的风浪中哭过、笑过的人们,是一定有资格来进行他的文学创作的。因为艺术原本就是来自于对生活的凝练与总结。面对生活,如果作者没有接受过生活的深长锥刺,就不会在他的作品中歇斯底里呼喊出他内心的那种深疼来。
  赵青在文学上的成就,得益于他曲折的生活经历。他的人文情怀,用宿命点的说法是得益于他在石钟山上住在“坡仙楼”里与苏东坡对话的那段时日。因为生活的磨难,不意成就了他与坡仙重逢与奇遇的一段因由,与文学结缘。让他不得不站在了江湖之上,从此视野大开,情怀便也藉此变得高远起来。就像他在书中讲的那个《江之头江之尾》的故事,人生是一个没有结束也是一个没有开始的故事,就像人生的来去,最后都得归于那最后的一抔净土。
  故而,现实告诉人们,人生所有的失去,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也唯有失去,才能更加懂得收获所带来的真正意义。
  赵青是一个喜欢追忆,喜欢寻觅的人。他钟情追忆的是他的原乡,是属于他生命的、文学的原乡;他喜欢寻觅的是原乡离原上的小草,是属于他生命的、文学的小草。因为他知道,他身体的根在原乡,文学的根也在原乡。所以,他在生命《原乡》的《深谷》中牵出一片《红云》,一路来到《天上云居》,披在了《卖灵芝的姑娘》身上,带着她去《船滩听鼓》并开始《寻找天籁》,然后站在《静静的鄱阳湖》边,守望着那《归不去的家园》声嘶力竭地用一曲《天音》呼叫《庐山魂》,为鄱阳湖呐喊。赵青他深重的内心里,时刻都在想着《回到源头》去,因为,只有回到源头,回到文学的原乡,扎根熟悉的泥土,才能够以退为进,开花结果。这应该是最值得当下的文学人去认真深思的一个话题。
  可是,有人却不赞成赵青的这个说法,说赵青这是在做无用功,是在浪费时间。他听过之后,淡然地一笑回答说,做自己喜欢的事,那就不算是在浪费时间。
  一个作家的责任,就在于他能够在生活中挖掘出多少属于他自己的东西,这就叫做原创。现实告诉我们失去现代文明依托的历史优越感是幼稚的,是没有出路的,仅仅从心理和文字上沉醉于历史,而不是以强大的物质形式再现地发展历史,是会在社会的进程中留下构建的缺陷以及无法弥补的遗憾的。赵青的思考是带血的,是泛着鲜亮的殷红颜色的。
  赵青就是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作家,一个有个性的作家。一个有个性的作家是不会轻易被世俗所改变的!赵青就是赵青,这是不可以被复制也是不可以被改变的。这便是我甘愿将亲情抛在一旁去不论,从内心里景仰与敬重他的缘由所在。
  做真实的自己。这正是赵青对自己常备的告诫与警策。他试图在鄱阳湖这块沉陷千年的土地上打捞出一些“真”的东西,在迷茫的浮世繁华中发现和捕捉住其中那一丝希望的“亮光”来。
  在如何看待鄱阳湖以及鄱阳湖文学这个问题上,赵青是有第三只眼的,他总是在用他的第三只眼来审慎地看待面前的鄱阳湖。因为鄱阳湖并不仅仅只是赵青的梦中天地,更是他骨子里的精神守望与魂灵得以憩息的家园。
  赵青对鄱阳湖的见解很是深刻、独到,不同凡响的。从《走湖初记》开始,他便一路寻寻觅觅地《寻》,花了漫长的《十年》的时间,方才走进了《开帆入天境》的《梦中天地》,他携手《浔城三剑客》,游走在《浔城月夜》跟《匡山对话》,感慨《世纪大水》,用语重心长的话语提醒人们《关注后鄱阳湖时代》,并由此无奈地发出了《裸之湖》的沉重感叹,之后,又用异常平静而又略显低沉沙哑的语调告诉人们,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只迁徙的候鸟》。但是,请大家千万不要忘记,永远也不要忘记脚下立足的鄱阳湖《这方水土》,为鄱阳湖文学招魂,真是《此情绵绵无绝期》啊!
  赵青总是喜欢这样从人文深处,从历史的深处来进行自我式的解读,自我式的解剖,借以反思鄱阳湖的过去,展望鄱阳湖的未来。
  作为鄱阳湖文学研究会的一员,我一直在自觉不自觉地思考这么一个问题,那就是鄱阳湖文学的内核到底是什么?今天,我仿佛在《在下沉的世界里上升》这部书中,隐约找到了我需要的答案,在字里行间,似乎在漆黑的夜里找到了一盏鄱阳湖上的渔火,虽然微弱,但却明亮了我脚下行走的方向。
  鄱阳湖文学的内核是鄱阳湖的历史、人文;鄱阳湖文学的灵魂是鄱阳湖人的性情、精神!
  一念至此,在我的潜意识里,仿佛感受到了书中灼热的文字温度,与作者的心灵产生了强烈的碰撞,同时,也让我读懂了作者内心的某种诉求与渴望。我终于明白了表兄他在书内扉页上题赠:“地低为海,人低为王。沿着江湖走,你终究会发现大海”这句话来勉励我的良苦用心。
  人类在进步,科技在发展,时代在前进,知识在创新。这是没有人能挡得住的时代滚动的车轮。赵青在告诉我们,当我们搭乘在这列时代的列车上时,千万记住别丢掉了一些万不可以丢掉的东西,比如道德,比如良知、比如人性……
  这,也就是我认为当下的人们正在上升的物质世界里,精神世界在慢慢下沉的原因。
  因为升与沉,得与失,是看似在本质上的一对矛盾体,仿佛很难让人们在其中找到折中的办法来平衡它们的起落。但是,我希望人们能够在精神下沉的过程中,找到令自己上升的有效途径。这只是我的一点点渺茫的希望与不切实际的祈求而已。也许我的这点诉求,与表哥赵青的心中所想是一致的。
  通过对《在下沉的世界里上升》文本的阅读,让我对表哥赵青有了更加深刻而具体的认识。从这些记录他人生经历的文字中可以看出,他能够以其敏锐的眼光,独特的视角,对人生的境遇,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对自然景物不同时刻的不同形态,都有着深刻的见解和独到的感悟。站在这个角度上来理解他的《在下沉的世界里上升》这部文集,真的是让我受益匪浅,收获良多。
  如此,我要说的是,希望更多的人们都来读一读赵青的《在下沉的世界里上升》这部书,借以提防自己在上升的物质世界里,任由精神无意识地下沉,最终沦落到迷失自己的地步,那将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
  我们应该谨慎戒备和预防:物欲与贪婪,在下沉的世界里上升;人性与良知,在上升的世界里下沉!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QQ登录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