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鄱湖文艺 >> 正文

母亲回娘家

我要评论  2018/7/7 12:56:34   浏览次数:
      父亲,有兄弟三人。自从我记事起,奶奶就一直跟着我们过。后来才知道,奶奶在爷爷过世后,就开始吃临供了。因为奶奶当时还年轻,大概是五十来岁。所以当时的计划是兄弟每人供养三年。先是从大伯家开始。最后才临到我家。当时我只有五六岁。记得有一次妈妈准备回娘家。在等公共汽车的时候,不小心被一快石头给压了。从那开始,家里就没有人挑水了。因为父亲从我们兄弟出生后,就一直在景德镇一家瓷器厂打工,很少回来。于是呢,五十多岁的奶奶第一次给我们家挑水。还记得当时的情景:我们几个娃娃跟着奶奶跑。一直从家里跑到吃水塘。然后看着奶奶艰难的把水挑到家里去。为什么这个记忆这么深,我说不出原因。可能仅仅是因为新奇吧。八十年代的生活是多么艰辛。我们那么大一村庄,将近一百多户,却连一口吃水的井都没有。仅仅一口很小的水塘。离家将近半里路。

       说起母亲回娘家,我的记忆里,还是有一些比较深的记忆。母亲是一个传统的农村妇女。家里的经济大权都是掌握在父亲手里的。因为家里穷,母亲回娘家,总是不能给父亲说,想给自己的小侄子,小侄女买点水果什么的。毕竟那个年代,有一个亲戚到家,小孩子总是希望这个亲戚能帮他们带掉吃的。我能理解父亲的“吝啬”。因为当时父亲的工资听说是十几元一个月。除了母亲操持家里的生计,唯一的收入就是父亲的那点工资。所以母亲一般都不想再从父亲要一两元钱来作为给自己挣面子的资本。这些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看在在眼里了。母亲的做法是,在生活中,尽量节省一些不必要的开支,从父亲那里得到的正常的开支里,拿出一点点来作为自己的“私房”。而我小时候跟母亲走的近。她的一个举动,总是逃不脱我的眼光。所以很多次,我都发现了母亲的秘密。有时候因为吃的诱惑,我总是拿出那么一点点,买那么一毛钱瓜子或者几分钱的馒头什么的。母亲刚开始的时候还很疑惑,后来就把藏“私房”钱的位置从枕头低下移到衣厨下面。可是最后还是被我发现了。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也就只能默认了。再后来父亲从纯农民开始做了一点小生意,我就把这个“偷钱”的做法,从瓜分母亲的劳动果实,转移到从每天给父亲拿钱袋算算当天赢利多少的机会上。于是母亲的秘密就这样一直保留到今天。当时我长大后,母亲已经没有必要这样做了。因为后来社会发展,经济情况已经大大改善。母亲是正大光明的从父亲那里要来探亲的盘缠。说到这里,我还继续说父亲回娘家的事情。记得有一次,母亲没有任何的私房钱可以动用了,但是又不得不去探亲。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回娘家。心里急的很。当时正好我是上小学。记得当时母亲,哥哥和我已经走到(因为家里穷,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通过走的方式去外婆家)离外婆家还只有几里路的样子。只剩下唯一的一个商店可以买点东西了。如果不买,那真的是空手回娘家了。母亲心里有点埋怨父亲,而且还看了我一眼。我知道母亲对我的行为产生了一些怨恨。是我偷了她的一点点私房钱,让她这次必定要在娘家的亲戚里丢脸。就在母亲看我的一刹那,我轻轻的对母亲说 :“妈,我这里有三元钱。”母亲当时很震惊。
“你那里来的这么多钱? ”
八几年的时候三元钱是可以买到很多东西哦。我说,“这个钱是我检的。”
“你是怎么检到的呢?”
我说 ”当时我是在一家商店大门口捡到的,当时是捡到了五元钱。我知道奶奶喜欢吃油条。所以就偷偷给奶奶买了几次油条。现在只剩下三元钱了。我怕你有时候到舅舅家没有钱买点礼物,所以就放在身上。给你”。“ ---- 亲爱的读者,请原谅我们那一代农村的少年吧。母亲接过钱,很是感动。我不知道母当时亲是什么心情,反正是对我很感激的样子。
       生活的残酷,有时候一分钱能让难到英雄汉。这是我奶奶的经常挂在嘴边的名言。她一辈子没有读过书。但是知道很多道理。这次我就体会到生活多么艰难。
     这些记忆都是心灵深处的一些记忆.那么还有一些不是内心深处的,但回想起来,觉得非常有意思。以后的日子跟大家分享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QQ登录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