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鄱湖文艺 >> 正文

传家训扬新风之九十丨都昌镇金街岭黄姓:金黄色的记忆(三)

我要评论  2019/9/5 9:49:54   浏览次数:
 

蔡元培岳父黄炽昌的身世

    都昌县城金街岭大夫第后裔黄仲玉(又名黄世振),其夫君是大名鼎鼎的蔡元培先生。蔡元培曾任民国时期首任教育总长、北京大学校长,毛泽东称赞他为“学界泰斗,人世楷模”。黄仲玉的父亲黄炽昌有着怎样的一番人生经历呢?公开出版的书籍对此几无涉猎,且让我们从金街岭黄姓人家的讲述里探其究竟。

黄炽昌是黄姓“昌”字辈,辈字不紧随姓之后而是置姓名三字之末,这在旧时也算雅趣。都昌黄姓是在2003年统修宗谱时才从第41世系起的辈派趋于统一,第40之前的世系略有不同。金岭街黄氏第26世至第40世的世派是“嘉泰绍龙图,嗣徽昌世纪,孝友赞熙朝”。大夫第始祖黄绍芳属第28世,这一支嫡传至黄炽昌的世系沿革是:黄绍芳(黄鹤龄)–黄龙星(黄星伯)–黄有华(黄图实)–黄开瑞(嗣字辈)–黄徽勋–黄炽昌(黄尔轩)。这样推演下来,黄炽昌是大夫第的五世孙,始祖黄鹤龄去世128年后,黄炽昌降生。

大夫第第八世孙黄孝岗(19312017)先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曾任江西省文化厅计财处处长,直至1993年退休。黄孝岗先生情系桑梓,对家乡都昌的文化发展事业多有尽心扶助,广获良誉。作为一个文化人,黄孝岗生前对大夫第家族的历史着力搜集,2017年他遽然离世,留下未竟的遗憾。黄孝岗先生对堂曾祖父黄炽昌生平作如下载录:

黄炽昌,号尔轩(1841.5-1921.4)都昌县金街岭大夫第人。清咸丰年间中举,按清制授修职郎,即选巡政厅,任浙江温州府永嘉县二溪巡检。当时陈玉成率领的太平天国军,在浙江风起云涌。黄炽昌很有才学和见识,顺时参加了太平军。初在军中做杂役,他文采很好,能书善画,不久便得以重用,并委以参军之职,随军去天京(今南京)。太平军兵败后,避广东花县,后与陈氏结婚。返回后流离在浙江绍兴、杭州等地,开设私学以养家糊口。一面教书,一面养育众多子女,家境十分贫苦,时常以借贷度日。他在逆境中,对清府的腐败无能有切肤之痛,遂绝仕途之念,将精力全用于教书和抚育子女。他不重男轻女,不让女儿缠足,要求儿女都要学好文化知识。他们一家人,大人是先生,小孩是学生,热热闹闹的教书、读书、练字、学画,家境也渐渐的好起来。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数子女都当字卖画,补助家用,特别是大女仲玉和大儿世晖将分担养家为己任。民国政府北迁后,黄炽昌遂将杭州全家迁至北京定居。他时常怀念家乡,常给儿孙们讲说家乡的情景,手书《滕王阁序》赠亲友,有亲书《滕王阁序》扇面存世。黄炽昌于1921年(民国10年)去世,享年81岁。陈氏太夫人于1924年(民国13年)去世,享年70岁,俱葬北京。

黄炽昌早年人生经历的另一说

在金街岭黄姓老人的讲述里,至于黄炽昌早年离开都昌之因的另一种版本,不是科举入仕后参加太平天国军,而是因年轻气盛赌博输掉了家族的大花园,怕受族规惩儆而外避的。

传说中的黄炽昌年轻时好赌,某一晚,与左里向姓人豪赌,惨输,不得不将大夫第家族的一个大花园,写了契约抵了赌债归向家人所有。黄炽昌自知天亮族人知晓,是绝不会放过他的,轻则捆绑至黄氏祠堂的“宪树”柱上抽打,重则系石磨沉塘。他踉跄着至家中,道出无奈后哀求妻子拿出家中仅存的数块银元,揣在身上做盘缠,连夜泣别。向姓人家后来不只在赌博桌上赢了败家的黄炽昌,还在随后的官衙场上赢了偌大的黄家花园,后来复售给本家人,兴盛成为后来的焦子巷向家院。

且说黄炽昌外逃的地方是皇城根下的北京,他找到他的一个都昌同学(一说书法家石云星),这个同学其时在民国总统徐世昌的府邸讨了一份抄写机要文件的差事。黄炽昌恳求这个视为同怀的同学给他办两件事:一是替他在都昌亲友面前保密来京一事,二是替他在京城谋个差事立足。黄炽昌在老乡的引荐下在徐世昌府上收发文书。黄炽昌浪子回头,不只戒了赌,而且勤勉处事,有了一些积蓄后,在京城租下一间店铺,重操在都昌西街开店的本行,经营杂货铺子。其间,那个同学春节回到家乡都昌县城时,也悄悄地告诉黄炽昌的妻子她丈夫的下落,让勿虑。离家五年后,思亲心切的黄炽昌跋山涉水潜回家了。当时入城有壁垒城墙,戍卒把守闲人免入。黄炽昌把租来的货船停泊在西门港,他拿了些银两打点戍卒,并言是城郊栎田黄村人,家中有人得了急病,仓促入城接郎中治病。黄炽昌入得城来敲开妻子寝宅的窗牗,妻子对丈夫的突至既欢欣,又忐忑。黄炽昌自语了一番又悄悄折回至泊船上。第二天,黄炽昌的妻子吴氏去了娘家夏家山村,掏心掏肺说了丈夫面授的机宜。当天傍晚,夏家山来了荷着扁担的十几个后生,多是吴氏的侄辈。他们声嚷着说给人卸船,要在姑母家借宿一夜,好明天去船码头干活便捷。这话是有意说给众邻听的,子夜一过,十多位孔武有力的后生,挑着、抬着值钱的家什送至姑父租来的船上。那守城的差役照例是买通了的,不加盘问一路放行。天蒙蒙亮,黄炽昌带着妻儿老小和满船的家当,扯起风帆作别故土。是年,大女儿黄仲玉12岁,大儿子黄世晖10岁。

这个故事的版本还在铺展开来,说蔡元培先生是当年赴京城科考落第,落宿在黄炽昌紧邻的一家歇店,在逛杂货店时见到了黄家挂在店堂里的一张黄仲玉的国画和美如画的姑娘黄仲玉。此后是歇店老板牵线促成蔡、黄的美缘。婚礼是在南京办的,金街岭黄家还派人去贺喜了。

黄炽昌“因赌外避”的故事细究起来,多处有悖事理。比如黄炽昌的夫人不是都昌夏家山吴村人,而是广东花县陈氏。这一点,他的后代的记忆不会有误。比如喜舞文弄墨的民国总统徐世昌真正发迹是在50岁那年任军机大臣,他就任民国总统是在191810月至19226月,黄炽昌要比徐世昌大14岁,年龄上的差距,让两人在腾达的徐府难有交集的可能。比如蔡元培与黄仲玉结婚是他的第二次婚姻,1902年的蔡元培已有了36岁,十年以前就中过进士了,早不是情窦初开之时。

对于黄炽昌早年的人生经历,还是应回到公开权威的有关蔡元培先生传略的记载上来,言其岳丈黄炽昌为“江西名士”。2003年重修的大夫第世族家谱,收录黄炽昌的生平,用了黄孝岗先生的记载版本以传千秋。“因赌而避”的故事版本,有黄仲玉在大夫第度过了少儿时代的附着;而黄炽昌参加太平天国军的故事版本,黄仲玉不是在都昌出生的,与都昌生活上的交集,便只有其父在太平天国军失败后,带着她和弟妹回到故里数年的时光。黄炽昌的父母俱葬浙江绍兴蔡元培的家乡。

黄炽昌从金街岭大夫第举家外迁是千真万的,“因赌外避”之说在很多金街岭老一辈的讲述里言之凿凿。2018年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都昌老城记忆》也采信了此说。是否有一种可能,黄炽昌早年离开都昌之因是因输钱而避,后来参加了太平天国军,历练成一条“江西名士”的通达之路?在那个旧时代,年轻人一时性起涉赌也不是不可宽恕之事。铁定的人生结局是,黄炽昌后来励精图治,忠厚传家,已让他的“名士”风度熠熠生辉。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