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鄱湖文艺 >> 正文

忆小脚母亲——纪念母亲逝世三十周年

我要评论  2017/12/12 17:06:29   浏览次数:
  刘 安 民
  2017年10月,是我亲爱的母亲逝世三十周的纪念日,在这一重要的时刻,我回忆起母亲历经艰辛,勤劳持家,艰苦奋斗的一生,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我母亲出生于革命先躯孙中山先生领导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满清政府的1911年10月1日,在旧中国军伐混战,国难当头的形势下,走投无路,她两岁时,由老家七角乡新庙垅随父母背井离乡,逃到了本县蔡岭街谋生计。母亲三岁时,由父母之命抱养给我家祖母为望郎媳,母亲比我父亲长四岁结为了终生伴侣,纯碎封建包办,是一种娃娃婚姻,一生痛苦难忍。在万恶的封建社会制度压迫下,重男轻女,母亲六岁时就开始裹脚,好端端的嫩骨头被折断,裹成了三寸金莲小脚女人,导致她终生的痛苦。母亲民国二十年时年二十一岁生下了我,当我长到六岁时又生了个小弟弟,她终生育了两胎。旧社会家境贫寒,耕地又少,全家五口人生活十分困难。为了谋生计,在蔡岭老街开了个歇店,摆筷子筒,接待上镇下乡挑脚子的客人,起五更,歇半夜。非常辛苦,做服侍人的苦活,一年复一年来苦度生计。民国十九年一场突如其来灾害降临到母亲头上,不幸家中发生了一场大火灾,把我家烧了精光,母亲正怀我在肚里,赤着脚从火海里跳了出来,免受一死。面对这一灾难,全家人一条心,在祖父带领下,自己动手,重建家园,苦度生活。
  一九四九年五月,都昌解放,重见天日,贫苦农民翻身当家作主,一九五零年时年十九岁的我参加革命工作,一直在外奔波,家中的重担依靠我母亲与我妻子支撑着这个家。母亲没有女儿,把媳妇当女儿,俩人相依为命三十多年,既照顾小孩,又参加集体劳动,苦度人生,克苦耐劳,把四个小孩抚养长大,其中三个小孩大学毕业,成人成才,走上社会服务,并帮助带大了我兄弟俩家九个小孩。两家挤在一栋土坯屋生活,每当夏天母亲给小孩洗澡就够累了,这是我母亲劳苦功高。我母亲思想开放,不重男轻女,在她的眼光里男女都一样,我第一胎生了女儿同样高兴,并取名为“金妹”,其意思是稀罕,大家庭总共有五个孙子,五个孙女,大孙子实现在母亲的意愿,参加了工作,在省城烟草行业服务,可说是儿孙满堂,幸福家庭。
  母亲一生勤劳,克己奉公,不自私,全力支持我的工作;同时,她到了晚年身患多种疾病,仍坚持不懈操持家务,七十二岁还未放下把铲,负责全家人的起居生活。好人多有难,伶俐聪明、贤惠的母亲,在十年文革浩劫期间受迫害,少数别有用心的人眼红,看到我当干部家中又准备建房,以莫须有的罪名强加于我母亲头上,污蔑我家剥削劳动力,划我家为漏网地主成份(土改定下中农),没收我家的建房材料,将我年迈多病小脚母亲揪出来批斗示众,造反派押送挂牌游斗,致我小脚母亲肉体上遭受到严重摧残。事实胜于雄辨,经过当地政府落实政策,我家平反昭雪,恢复了名义,还了我家一个清白。尽管母亲受到迫害,她还是坚强的活了下来。
  母亲因积劳成疾,医治无效,大出血不止,于一九八七年十月离开人世,享年七十六岁。母亲在临终前嘱咐我说:“儿呀,我家是享共产党的福,一定要跟党走,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人故有一死,活到百岁,还是要死的,我死而无悔……”。母亲虽然离开了人间三十年,但他的音容笑貌慈祥形象将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二0一七年十二月十一日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