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网络问政 >> 正文

恶邻太霸道 逼我要上吊

我要评论  2017/3/22 9:44:13   浏览次数:
  我叫曹全生,现年53岁,都昌县和合乡南溪口头曹家村人。我在饱受欺凌难于生存的情况下,写个帖子,以求公道。
  2001年移民搬迁,我有幸搬迁到和大公路北侧临街建房,更有幸与原南溪村支书曹华紧密相邻(彼西我东)。然而,我未曾想到这个“有幸相邻”竟然成为一场任人宰割,没有尾声的噩梦。
  上世纪80年代,曹华为南溪村支书,后因犯罪获刑,由于村民说不清楚的关系网,其二弟接任村支书,曹华刑满释放后在家,其家庭权势有增无减,在南溪村依然可以指鹿为马,说一不二。
  谁见过飘檐“占天”让邻家不能加层的么?
  2001年搬迁之时,我家由于经济困难,勉强建了一层,建房后即出去打工,当时曹华的房子尚在建设中。2003年我打工回家,准备做房子的二层,发现曹华的三层楼房已经拔地而起,而其房子三层楼顶的飘檐毫不客气占领了我家房子的“领空”。我便找到他问:我的房子要加到三层怎么办?曹华说:我不过是占天不占地,没有什么不可以。迫于他的淫威,我不敢多言。做完房子二层后,我又出去打工了。2013年我回家做三层时,又问他怎么处理其飘檐,他说:我的房子木已成舟,没什么好说的。我三层墙体只能夹住其飘檐才能做,开始他还不肯,百般阻扰我建三层,后来还是大家说公道话:你三层建好了,总不能不让曹全生不建三层。他这才让我建了三层。由于其飘檐陷入我三层的墙体,每逢下大雨,他屋顶的雨水就渗入我家屋内,苦不堪言。
  谁见过把二层墙砌在邻家一层墙上面的么?
  我与曹华在正屋的后面都紧挨着建了厨房,我建了一层。当我回家后发现曹华的厨房建了二层,没人可以想象他的二层是怎么建的?他居然在我家厨房顶上打墩建了二层,也就是说,他家厨房二层东墙有半砖是压在我家厨房一层西墙上垒起来的。如果我家厨房要加层,西边一堵墙不能重叠在一层墙上,除非拉横梁才能砌墙。
  谁见过把自家花坛“美化”到了邻家门前的么?
  我家正屋是正面向公路,而曹华的正屋偏了一点方向,这样两屋之间形成一个剪刀口,后面两墙紧挨着,前墙之间有约1米距离。曹华在大门东边建了一个椭圆形花坛,把两墙之间的空隙占了也就罢了,但他在椭圆形花坛前面还建了一个?形花坛,里面种了一棵风景树,却越境建到我家门前地界上,不知情的肯定会说这个花坛是我家的。
  谁见过强占地皮、毁人院墙还大打出手的么?
  我们这一排房子的背后(北面)是约1.5米高的地墈,与房子约有十余米的距离,各家背后的地皮归个人所有。曹华通过与别人以地换地的方式,将我家房后地墈上面的一块地弄到手,准备再建房。
  2016年底,曹华将所换这块地的土人工“转移”到地墈下,其意很明确,这是要利用填土侵占我家房后的地皮。今年2月23日,我叫了一部吊车,将他推下去的土掏起来“还给”他。曹华发现后,说是吊车压了他的地,拦住吊车不让走。吊车是按每小时150元计算,窝工时间照常要付钱,我哪里承受得了。经过村委会调解,吊车虽然开走了,但矛盾依然如故。次日,为了保住“本土”,我在距离地墈约70公分处砌了一道约1米高的墙。2月25日,曹华夫妻及二弟曹正道(已从村里退下来)即与我发生纠纷,他们以三比一的绝对优势将我打伤,我家兄弟当即把我送到县人民医院疗伤。2月26日晚,村委会叫到双方调解,曹华提出我砌的墙归其所有,我未答应,曹正道提三日后再协商,我表示同意。当晚,曹华在县城请来30多名社会人员,将我所砌的墙推到,我家兄弟敢怒不敢言。至今我还在医院住院。
  面对曹华的霸道,我万般无助,希望大家给我评评理。
  发帖人:曹全生
  2017年3月20日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