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期 A4副刊

分享到:

详细内容

最美不过《诗经》

董 阔

读《诗经》,便是到中华文化的上游,寻找几千年前的明月与清风,感受先人的这份馈赠。那穿越千年的文字,在心中荡起了层层涟漪。当心灵与《诗经》中的自然质朴碰撞时,我看到的是一份神圣的美好,它似温婉的美玉,纯洁无瑕。
  《诗经》传诵了上千年,千年之后,我们捧读《诗经》,一唱三叹、荡气回肠的诗句仍打动人心,不会因时空阻隔而陌生。每一句都是那么的熟悉、真实、温暖、动人。
  读《诗经》,读的是生活中的静与美,是生命里的喜与忧,是爱与青春,是态度与风骨。所以与它在一起时,心灵便回归了纯真,稍许带着一丝敬畏。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爱情,让相思之人迷茫而感伤。男子无法克制对心上人的思念,明明见了,却抓不住魂牵梦萦的曼妙身影,只好徘徊在岸旁。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诚挚的爱情宣言在千年之后依然是恋人心中最柔软的一角。遇上它,所有的情话都变得黯然无光,也只有《诗经》能将爱表达得如此彻底与温暖,在“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温柔中,宋代李之仪的“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便有些哀愁。 汉乐府《上邪》中的“山无棱,江水力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与之相比便有些浮夸。白居易的“借问江朝与海水,何似君情与妾心”便有一些轻浮。世间一切都有尽头,相聚离散都有时候,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永垂不朽。但是《诗经》的那句“执子之手”却是人世间最平淡,亦是最不易的幸福。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诗经》中不只有那世间最动人的情思,更有兼济天下的胸怀。鲁迅先生说:“无尽的远方,无数的人们 都与我有关。”也就是《诗经》中的“心之忧矣,之子无服”的延续。由自己想到他人,轻自己而重天下,这是后来孔子的“泛爱众而亲仁”。这是后来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这是后来白居易的“丈夫贵兼济,其独善一身。”这些诗中都有《诗经》精神的影子,它早已融入了华夏文明的血液,中国人的骨子里。《诗经》传诵了几千年,惊艳了几千年,它还将继续传承下去,它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基因,更是民族的灵魂。
  王安忆说:《诗经》是一条河,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永远生活在《诗经》的下游,感受其芬芳,接受其哺育。诗三百,思无邪,捧读《诗经》,伴明月清风,诵窈窕之章,找一处心灵的栖息地,遇一处灵魂的故乡。《诗经》似一抹暖阳,可以温暖人心;似年年望相似的江月,伴了中华千年。如果用一句话可以评价《诗经》的话,不该是那句“思无邪”,一定应是“最美不过《诗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