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期 A4(副刊)

分享到:

详细内容

父亲的水烟管

平和

  父亲是个烟民。从青壮年开始到老,一直都抽烟。父亲先是抽黄烟,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才改抽纸烟。在记忆中,父亲上班时用的是铜头竹管的“旱烟枪”,在家里用的是铜制的“水烟管”。
  父亲有一根水烟管,黄铜制成的,水烟管有烟座和烟管两个部件组成,烟座是一个宽约5公分、高约6公分、厚约3公分的楕圆柱体,在烟座上镂空了两个直径约2.5公分的圆柱形眼,前一个圆柱眼用来插烟管,后一个圆柱眼是用来装黄烟的。烟管形似一个Y字形的树枝,细枝从粗枝后面引出,略呈弧形,长12-13公分,叫烟嘴,用来吸烟;粗枝为直线形,也叫烟管,三分之一插在烟座里,烟管分上、下两节,上一节有一个小管子插在下一节内,既可以上下抽动,也可以拿下来去烟屎。上一节烟管的口面上有一个钮扣大小圆孔是用来装烟丝和点火的。烟管里必须加水。没有水,烟抽不着;水多了,烟水就溢到口里来;只有加适量的水,水烟管才能抽得“咕、咕”叫。我想,抽水烟不仅能减少抽烟的火气,更主要是对尼古丁的过滤作用很大。
  父亲是个见过世面的人,读了五年私塾之后,就在县里最有名的贸易商行当学徒,跟着掌柜的走南闯北,解放后先后在行政部门和商业部门工作过。父亲很喜欢这根水烟管。他常说:过去能抽水烟管的人,要么是大户人家,要么是店铺里的掌柜。学徒每天早晨除了打扫卫生之外,还要帮掌柜洗水烟管呢!掌柜进店后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抽水烟。这就叫头道烟、二道茶嘛!父亲还说:过去真正有钱的大户人家,水烟管是白银做的,水烟管越用越光亮,越用越好看。父亲一边说话,一边抽烟。他左手手心托着水烟管,右手划着火柴点燃左手拇指与食指夹着的纸卷(黄草纸搓成的),并将明火摇熄;再用右手的拇指与食指从烟座后面的烟筒里撮出黄烟丝,装在烟管的烟孔中;然后右手从左手接过纸卷,放在嘴边,两唇紧闭“卟”的一声将纸卷吹燃,点着烟孔里的烟丝,“咕、咕、咕”抽起烟来。那神情,我至今还记忆犹新。
  小时候,大人不在家里时,我偶尔也偷偷学着父亲的样子,端烟管、点纸卷、装烟丝,“咕、咕、咕”抽起水烟来。有一次,我在学校玩得最好的同学跟显摆,父亲有一根水烟管,抽起来如何好玩,并邀他到我家也抽一次水烟管。那同学到家后,我拿出水烟管,当面示范了抽水烟一番,那同学由于用力吸得太猛,烟水立刻呛到了口里……。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劳累时,烦恼时,抽水烟管发出“咕、咕、咕“的声音,是那样的急促;父亲悠闲时、开心时,抽水烟管发出“咕…咕…咕”的声音,是那样的委婉。
  记得我读小学五年级(毕业班)的时候,学校组织学生学农,到县城周边的城郊大队扯秧,栽禾。活动结束之后,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记一次有意义的劳动》,我就请教父亲怎么写,父亲说:“你把那次劳动的过程叙述出来,比如早上是怎么去的,上午干了一些什么,……。总之,你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写。”作文写好之后,我要父亲修改,父亲叫我给他念一遍。我站在厅堂里,念道:清晨,我们五(4)班全体同学排着整齐的队伍,迎着朝阳,迈着矫健的步伐,……。父亲坐在八仙桌子旁边的椅子上,一边听着,一边端着烟管抽着水烟,“咕…咕…咕…”。我知道,那一刻父亲的心情是愉悦的。
  这个小的老物件,虽然不是文物,但我一直珍藏着。睹物思人。每每看到这个老物件,就回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回忆起父亲朴实无华的教诲,回味起醇厚绵长的父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