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期 A4(副刊)

分享到:

详细内容

初钓山塘

刘小兵

  我不是一个资深的钓友,尽管钓鱼在我的业余生活中所在的比重几乎微乎其微,但每当走过溪湖、迈过沟涧,看见三三两两的钓友手持钓杆,气定神闲地围在溪湖边开钓时,便不由地会想起自己平生第一次在山塘边钓鱼的闲趣来。
  那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那年,钓鱼热刚刚在我们这个山区企业单位兴起。那时,我所在的班组,每个月发奖金都会刻意留些零头,以备班组搞活动及年底会餐时用。一个秋日,班长提议说:“班里还有几百块钱的班费,既然大家这么喜欢钓鱼,这个双休日班里请客,到农民的一处山塘去钓钓鱼,多钓多得,少钓少得,反正班里包干,不去的视作自动放弃。”班里八个人,七个人是“老钓杆”,唯独我这个年轻人还从没摸过钓杆呢,但碍于情面,我也没投反对票。
  晚上回到家里,我给父亲无意间提到了这事,父亲一拍大腿:“好事呀,看你整天家里单位两点一线,出去钓钓鱼呼吸下乡下的新鲜空气也好。”说完,父亲从柴棚里拿了根竹钓杆给我:“别小瞧它,我可是用他钓过好多条鱼呢。”
  第二天是星期六,我起了个大早,在农田里挖了十多条蚯蚓,将信将疑中,扛起父亲那把土黄色的竹钓杆就和工友们一起出发了。
  走了两里多地,山塘到了。这是一处深藏在半山腰的鱼塘,半亩大,塘水青白中带着点泥黑的颜色,一看就知道这塘水肥着呢!收拾停当,八位工友各占一地,齐刷刷把钓杆伸向了塘面。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除我之外,七位师傅每人都甩出了两个钓杆,而且都是专门从鱼具店买的那种玻璃钢钓杆。
  也许是心态失衡影响了我的发挥,一开始,我总是拼命把杆儿甩得特勤,总想着把线儿甩得越远越好,好钓大鱼,可几番躁动之下,浮标连动都没动一下。眼见着大家你一条、他一条,眉开眼笑地扯了一条又一条鱼儿,我一咬牙,决定做出改变,不在单纯追求甩线的距离。看着塘边有一根枯枝泡在水里,我试探性地把线儿投了过去。
  没想到策略一变很快收到了奇效。炎炎的烈日下,我正出神地盯着浮标出神时,猛然间突见白色的鹅管浮标动了一下,一时间,我心跳加速,紧紧抓着钓杆,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一会儿,浮标又再次动了起来,几乎是在眨眼的功夫,鹅管已被鱼儿拖下了大半个身位,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扬手,只觉得手下一沉,小小的鱼线那头似被什么庞然大物拽住了似的。我一边缓缓收着线,一边伸长脖颈,俯视着浑浊的塘面,凭感觉,这条鱼分量可不赖。
  线越收越短,鱼儿挣扎的力度也越来越小,终于,我远远望见了手下的猎物——一条青色的大草鱼正一张一合地喘着粗气,徐徐向我游来。
  欢笑声里,山塘的主人,一个中年农民拿着秤盘走了过来,一过称,足有7斤8两。没想到我这个钓场上的“菜鸟”,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竟然就钓了这么大一条鱼,不仅出乎我所料,也让班里的那些老师傅个个称奇,说什么钓了这么久的鱼,还是头一次看到用竹杆也能钓起这样的大家伙。
  许多年过去了,当年那杆竹钓杆早已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现在的渔具店各式先进的钓杆应有尽有。虽然,我用这些新钓杆相继钓了不少的鱼儿,但我的心里,依然常常怀念那个秋日的午后初钓山塘时的感觉,有新奇,更有悠悠泛起的快乐。多像人生呀,有时刻意追求,未必能称心所愿,相反,以平常心待之,反而有着别样的风景在等着你……